前雇员深度披露俄罗斯网络水军如何操纵网上言论
作者:星期六, 五月 16, 20150

越来越多支持俄罗斯政府的文章和评论出现在俄罗斯甚至是境外的网络上,这些内容是由一批工资高于俄罗斯平均水平的由政府雇佣的职业水军完成的。

在推特、脸书、在线日记(LiveJournal,博客式社交网站)和vKontakte(俄罗斯最大的社交网站)上,有着成千上万个关注乌克兰战争的虚假账户。其中,许多这样的账户来自于俄罗斯著名的“水军工厂”--互联网研究中心。今年3月,一名互联网研究中心的前工作人员接受了自由欧洲电台(RFE/RL)的采访,向公众披露了在互联网研究中心数百名职业网络水军的日常工作生活。的煎熬工作经历。

圣彼得堡的博客写手马拉特·布克哈德是研究中心的前雇员,之前在研究中心某部门工作了两个月,工作任务就是在俄罗斯的各大论坛上发布支持政府的言论。

RFE/RL:马拉特,你在博客中写道,你在互联网研究中心两个月的工作生活给予你完成一本书足够的材料。你为什么要决定写一本书呢?是为了自娱自乐还是寻求政治冒险?

布克哈德:后者是正确的。因为在我看来,这种工作在任何其他地方并不存在。

RFE/RL:得到这个工作难不难?

布克哈德:是的,很困难。你必须先写一些文字,然后他们决定你是否适合这个工作。他们根据这种方法选人。

REF/RL:哪种文字?

布克哈德:首先,他们让你写些中性的思想,给出同意或反对的理由。之后,布置的任务就会更加接近重点。比如,你如何看待顿涅茨克(Donetsk,乌克兰主要城市,曾名斯大林市)的人权保护?

马拉特·布克哈德

RFE/RL:你被迫隐藏自己真实的信仰吗?

布克哈德:是的,我是一个亲西派。对于我是很自然的东西,对于他们则就相反了。我不会写任何有关我自己观点的东西,否则他们就不会雇用我,而是会把我立刻赶出去。他们经常性的对你所写的东西进行意识形态检测,我被发现过几次,一些不可靠的言论。

RFE/RL:他们会马上给你4.5万卢布还是逐渐的支付薪水?

布克哈德:只要我达到分配的工作目标,就会马上得到薪水。这是一个真正的工厂,有生产任务定额。完成任务就能拿到4.5万卢布,任务定额是在12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内发135条评论。

RFE/RL:互联网研究中心有多少个部门?

布克哈德:这是一幢现代建筑,共四层。有一个在线日记部,一个新闻部,一个负责制作各种图片和“灭火器”的部门(编者注:灭火器是指用来削弱主题的讽刺图片)。还有一个制作视频的部门。但我从未去过这些部门,每个部门都有独立的办公室,办公桌和计算机。每个人都呆在自己的地方,没有人来回走动。

位于俄罗斯圣彼得堡的互联网研究中心

RFE/RL:你的部门有多少人?

布克哈德:20人。

RFE/RL:你每天工作12个小时?

布克哈德:是的,分夜班和白班。

RFE/RL:你需要坐在办公室还是在家也可以工作?

布克哈德:不能远程办公。在晚上,轮换成另一班。我只值白班。

RFE/RL:你是说你在办公室里一呆就是12个小时,从不出去?这工作时间也太久了吧?

布克哈德:是上两天,休两天。因此他们觉得一次应该工作12个小时,而不是8个。

RFE/RL:你的部门都做什么?

布克哈德:我们的部门对文章进行评论。在俄罗斯的每个城市和村镇都有自己的城市论坛,有点新闻性质。我们的任务就是对论坛上的文章进行评论。我们会分成3人小组,1人扮黑脸,表达对文章的不同意见并批评政府。目的是为了,让人认为我们所发的评论都是真实的。另外两个人则与黑脸展开争论,“不,你说的不对”、“这所说的都是完全正确的。”其中一个人会提供某种图片佐证,另外一个人则提供支持自己论点的链接。看到了吗?黑脸、图片,链接。

RFE/RL:也就是说,你们3个人坐在一起,指定谁扮演哪个角色?

布克哈德:是的,这就是在这发生的荒谬事。我们并不讲太多话,因为每个人都很忙。一条评论通常不能少于200个字符,你必须坐在那儿不停的打啊打,无休止的打字。我们不用交谈,因为我们能够看到别人正在写的内容。但事实上,你也根本不用看这些内容,因为都是胡扯。有人写新闻,有人对新闻写评论,但我认为真正上网的人一点都不想去看这些东西。

以这种方式,我们的3人小组遍历整个国家,在每一个论坛停留,从加里宁格勒开始到海参崴结束。我们创造了这些论坛“真实”活动的假象,我们自己写,彼此互相回答。有一些吸引搜索引擎的关键字和标签,如“shoigu”(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国防部长”、“俄罗斯军队”等。3人小组必须确认这些关键字出现在我们所有的评论中,而且不能连在一起,或是变化词形,因而有时评论写起来非常困难。

一个典型的工作任务

主题:北约部队进入乌克兰陆海空三军

关键词:乌克兰新闻、俄罗斯和乌克兰、乌克兰政策、乌克兰、北约、PMC(私营军事公司)

任务:在35个城市论坛炒作这个主题

在另外一个部门的网评员以flcrbgrjn的用户名把文章发到在线日记(LiveJournal)上后,工作就开始了。这篇文章声称国外雇佣兵代表乌克兰士兵作战,并且配有一个视频链接,显示在乌克兰马里乌波尔市的两名美国士兵。

工作过程:

“基辅军阀经常厚颜无耻的撒谎,他们说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领土打仗,但却拒绝提供任何证据(因为根本就没有)。但谈到乌克兰陆海空三军的时候,基辅的美国傀儡就说没有证据表明外国雇佣军和西方情报人员的加入。他们撒谎不带脸红的!”

很快这篇文章就按照字母顺序转到了阿斯特拉罕市的论坛上。接着,3人小组的黑脸出场了。黑脸使用的用户名是Yana24, 对flcrbgrjn的文章表示异议:

“你说的是哪个北约雇佣军?他们是拍到了些美国人,那又怎样?他们在那儿干什么并不清楚。俄罗斯和以往一样指责乌克兰那些自己也在做的事情。长时间来每个人都在谈论你们自己的雇佣军,而且你们却从没有把军队撤出来!”

然后3人小组中提供链接的水军上场,他愤怒的驳斥黑脸Yana24,并提供了第二个所谓的美军在马里乌波尔市的现场证明链接:

“你认真看过文字内容吗?如果你一直关注此事,你应该知道有多少证据已经证明,乌克兰战争的持续是因为西方和波罗申科(乌克兰总统)不愿意和平。他们已经发现过属于西方士兵的东西,现在又发现了士兵本人。他们在乌克兰发现过俄罗斯军队吗?或者他们自己的军队?没有!”

最后是负责图片的水军上场,他指责西方的虚伪并奉上一个“灭火器”(指图片)作为强调:

“西方是如此的两面派。在每一个有关乌克兰冲突的讨论中,西方都指责俄罗斯,但同时他又提供给乌克兰陆海空三军代表北约的私营雇用军。这就是双重标准政策!”


乌克兰,起义吧!东南区,别报怨,忍忍吧!

阿斯特拉罕之后是比斯克,布朗斯克、大诺夫哥罗德、海参威、伏尔加格勒(曾名斯大林格勒),沃罗涅什的两个论坛,几个俄罗斯大型论坛……最后是俄罗斯字母顺序表的末尾,赤塔和切列波韦茨。

还有一些其他的评论,但这个主题飞速攀升到Yandex(俄罗斯重要的网络综合服务门户,本地搜索引擎市场份额远超谷歌)上的最热搜索词。

RFE/RL:马拉特,你能回忆起你在小组里接受的最奇怪或最可笑的任务吗?

布克哈德:最好笑的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印度嚼口香糖然后把口香糖吐出去的事。这事需要写135条评论,并不要耻于自己想表达的言论。想写什么就写什么,用污言秽语淹没奥巴马。当然此项任务是要下结论的,其实已经写好,就是奥巴马是一只不懂任何文化的黑猴子。你把他放在古印度,他却在那嚼口香糖。他们这种做好准备利用任何机会揪小辫子的事情很可笑,但从另一方面看就不可笑了。那是荒谬的,并且已经越界。

RFE/RL:这座工厂(指互联网研究中心)的主要任务就是在论坛上写文章,尤其是在意识形态上与俄罗斯为敌的论坛上。谁去写这些文章呢?

布克哈德:研究中心有一个乌克兰部和一个英语部,他们用言论轰炸CNN和BBC的网站。他们还有自己的目标,纽约时报,而不是萨马拉市网站。当然对于我们来说,后者会简单些。

RFE/RL:你懂外语,他们没有为你在与外国事务有关的部门找一个职位吗?

布克哈德:他们找了,我曾被英文部面试过。但他们开始就问我的信仰,我回答说对政治不感兴趣,什么都不知道,也不会追随任何事情。显然,我的回答结束了在英文部工作的可能。想要得到英文部的工作,我应该回答追随某种思想体系。有外语技的工作人员,其薪水不止4.5万卢布,约6.5万卢布甚至更高。

RFE/RL:还有一些人的工作是社交网络,尤其是脸书?

布克哈德:是的,有些特殊的人专门在脸书上工作。约有40个房间,每个房间大约20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他们整天的写啊写,这可不是好笑的事,你可能因为笑而被解雇。每天都这样,任何新闻都能这样评论。也许是奥巴马,也许是默克尔,也许是希腊、朝鲜。

做这种工作的年轻人很难明白这些新闻言论的重要性,即便是政治学者也不可能对整个世界都非常了解,可这儿的人却准备书写所有的事情。而且写什么并不重要,可以表扬也可以斥责,你只需把关键字嵌进去就行了。

为了丰富政治内容,他们派一个人来谈论当天的主题。这样,至少工作人员对主题背景有一点了解。但那个人本身的理解能力就非常低,因此整件事看起来荒谬之极。偶尔,他们还会对我们进行思想测试,回答15个到20个问题。回答有几个错误的话,还得补考。但如果实在没希望的,就会被开除。

RFE/RL:考试都会问什么问题?

布克哈德:比如,“俄罗斯想让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发生什么事情?”这种问题很难回答,你只能想到两三个字眼。或者,更容易一点儿的比如“谁是柏莎琪?”(编者注: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是俄罗斯水军的经常性目标)

RFE/RL:当任务是赞扬俄罗斯而不是贬低乌克兰或美国的时候,你们的3人小组如何工作?

布克哈德:我曾经有一次的任务是,“大多数德国人支持普京的政策,反对默克尔的政策。”他们从哪里搞来这个的我不知道,但是我必需写评论。这真好笑,“大多数德国人……”

RFE/RL:黑脸在这种任务中扮演什么角色?

布克哈德:如果是支持普京的事情,黑脸就会表示怀疑。例如,东正教圣诞节,普京在沃罗涅什市区外一个普通的村镇教堂参加弥撒活动,环境一片欢乐祥和。文字内容是:“多么美妙,多么非凡,多么伟大,他是如此了的不起啊!”黑脸则会说:“算了吧,普京去沃罗涅什是为了增加他的公众欢迎度。”我们会回复:“你有问题吧?欢迎度又是怎么回事?是的,他是受欢迎,但他并不需要欢迎度,他只想与普通民众在一起。”这是一个搞笑的例子。

另一次任务

主题:对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的国内政策营造一个积极的态度;总统亲自与普通俄罗斯民众欢度圣诞。

关键字:俄罗斯总统、普京新闻、普京政策、圣诞、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

同样,该项任务还是从在线日记上的一篇文章开始。文章的开头配有前苏联女诗人琳娜·茨维塔耶娃的诗句:“不在金顶教堂中祈祷却在其上高飞 是罪过”。

工作过程:

“耶稣的诞生的祝福日降临。这个如此奇迹般的日子,把俄罗斯所有的公民都团结在一起。不论你是信徒还是他们所说的“非教会人”,在通往主的道路上,俄罗斯总统普京总是于人民在一起。身处偏僻外省,远离城市喧嚣,真的能够体验这圣洁之日吗?今年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为了记念圣母拜访了村镇教堂,在这个节日里,这个俄罗斯最重要的节日里,在如此困难的时期,总结与人民、牧师和虔诚的教民在一起庆祝!”

在巴尔瑙尔的论坛上,链接党发出赞扬的评论并附上一个去年12月31日的文章链接--《普京向奥巴马表示祝贺并提醒互相尊重原则》。

“伟大的文章!对了,俄罗斯总统还向美国总统、德国总理和其他西方政治家祝贺新年。他将为表达他的和平愿望和执导正常政策而受到称赞,而这些从巴拉克·奥巴马那里很难得到。”

黑脸出场点火:

“你们从他的圣诞消息中,哪里看出他了不起了?真让人难以理解!!!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只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难道就因为他是总统?如果我在电视上对每个人祝福圣诞,你也会写篇文章赞扬我吗???真有意思!”

贴图党出场,贴出一张普京在教堂的图片并评论道:

“这纯属白痴!普京是我们的总统,而且在节日里去村镇教堂向每个人表示祝贺是多么伟大的事情。圣诞是一个奇迹,我羡慕他们的庆祝。在这个伟大的日子,我要是能在那就好了。”


圣诞大团结!

叶卡特林堡的论坛上,黑脸水军继续做出惊人之举攻击普京的圣诞活动,旨在转移公众对国家经济状况灾难的抱怨。

“给你邻居一袋荞麦吧!!现在这可是善举!!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代表着未来所有等待着我们的事情!!他只是为自己去祷告并要求原谅。他把国家赶进地狱,现在他又能做什么?祷告,就这样!”

贴图党随即贴出一张事件现场的田园风光的图片,并严厉斥责黑脸:

“我的主啊,嘴巴放干净点!圣诞是一个受祝福的日子,而你却在污言秽语。真不值得!每个人都有足够的荞麦,我们的国家将渡过打击俄罗斯的制裁,没有问题。所以我要在这个祝福的日子里向每个人庆祝,希望人人善良和平,除了你!”

然后,水军3人组用一白天的时间在35个这样的论坛上扫荡。

RFE/RL:有没有人因意识形态错误被开除?

布克哈德:有的。有一个人就在我面前被开除了,我也有了一些麻烦。有许多漫画人物,一次我犯了个错误,错把亚努科维奇(前乌克兰总统)的漫画贴了出去,应该贴波兰申科的。亚努科维奇是好人之一,不能取笑的。他们马上把我叫出来训斥:“你怎么回事?你真得不知道那是亚努科维奇?”他们的脸非常难看。有许多管理者在不断的监控和跟踪每一个工作人员。

RFE/RL:管理人员都是谁?

布克哈德:在互联网研究中心呆的时间长的,而且很明显是得到晋升的人。他们的薪水,是普通人员的两倍。我偶然看到过工资单,我被吓坏了,那是7万到8万卢布。而所做的就是阅读我写的垃圾,并在我犯错的时候对着我指手划脚。

RFE/RL:谁会喜欢做这样的工作?有没有人真得想要为了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与奥巴马或默克尔斗争?

布克哈德:是的,真有人喜欢那样。这是最糟糕的事。当午餐的时候,在配有自动售货机和咖啡的食堂时,你会听到那些一整天写文章的人的谈话。他们没喝咖啡,也没谈其他的事情,他们还在口吐飞沫的讲工作中的同样事情。还有事情要证明,还有狂热者。

但基本上大多数人只是为了挣钱的年轻人,他们是对普京、奥巴马一无所知的政治文盲,他们不知道两者的区别。虽然他们都拥护普京,但他们绝对是政治文盲。“无论告诉我们什么,我们就写什么,不提问题,我们也不想知道。”

RFE/RL:你碰到过其他部门的人吗?

布克哈德:不同的部门尤其不会相互交往,不鼓励交友。整个体制非常压抑。如果你迟到一分钟,就会被罚500卢布。工作人员常常处于压力之下,哪怕是最小的差错也会被罚款。时常处于被开除的威胁之下,时常被呼来喊去,工作环境很不文明。

工作制度非常压抑,迟到一分钟罚款500卢布

RFE/RL:你是被开除还是自己决定离开的?

布克哈德:我自己决定的,因为我无法再继续这种荒谬的工作。谈到生活经验,我已经有了,再继续下去没有任何意义,这太荒谬了。我并不同意这种理念,我绝对的反对它,我被归入敌人的阵营。两个月已经足够的理解这所做的一切事情,继续做下去已没有意义,哪怕是为了挣钱。因为,这是一个如此沉重的工作。忘记它,忘记薪水,我再也不想去那了。

而且,只要有记者出现并想进去问问题的话,他们就会立即进行高度警戒状态。拉上所有的窗帘,禁止所有人的工作人员出去。他们真得很怕记者。

RFE/RL:但还是有很多泄露,上周有三个人接收了我们的采访。整件事如同是奥威尔小说的真实再现。

布克哈德:是的,是这样,真理部。真理部就是撒谎部,而且每个人都有些相信这些真实的谎言。你说的对,这就是奥威尔。

真理部

乔治·奥威尔的政治讽刺小说《一九八四》中,根据现实和宣传需要改写历史文献、报纸和文学著作,专门制造假新闻的部门。主人公温斯顿·史密斯就在真理部工作。

关键词:

申明:本文系厂商投稿收录,所涉观点不代表安全牛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