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连载 | 零日漏洞:震网病毒全揭秘(13)
作者:星期一, 十月 5, 20150

640.webp

IAEA创立于1957年,宗旨是推动核技术的和平运用,至今已走过半个世纪。核武器看门狗——确保各国不会秘密将合核技术用于建造武器——只是它成立时的次要任务……

第五章 内贾德的春天

一队全副武装的黑色奔驰轿车正加速驶离德黑兰,以90码的速度向南开往目的地——纳坦兹。其中的三辆车上分别坐着海诺尼、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巴拉迪以及他们的另一名同事。这天,是2003年2月底的一个冬日清晨,与贾法萨德在华盛顿揭露纳坦兹相隔6个月的时间。经过反复磋商,IAEA核查人员终于得以亲自造访、一睹纳坦兹的真容。坐在巴拉迪身旁这位留着一把精心修剪过的花白胡须、风度翩翩的白发男子,就是伊朗副总统、原子能机构负责人阿加扎德。

640.webp (23)

阿加扎德

两周前,伊朗总统赛义德•穆罕默德•哈塔米(Sayyid Mohammad Khatami)终于承认,伊朗正在纳坦兹建造一个铀浓缩工厂,最终确认了外界关于纳坦兹的质疑。总统在发言中说,事实上,伊朗正在大力建造核燃料生产流程各阶段所需的各种设施,而纳坦兹只是其中一个。但他坚称,伊朗发展核能,完全是出于和平目的。他还说,一个像伊朗这样,同时拥有崇高宗教信仰和严密行事逻辑的伟大国家,根本不需要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是,他没有说,如果伊朗并不想掩盖什么,为什么要把纳坦兹工厂埋在深深的地下?如果没有做不正当的事情,为什么要用一层又一层的水泥和泥土筑起要塞?为什么明明可以从其他国家手中买到反应堆所需的核燃料,却放弃国际通行的做法,在与俄罗斯签署燃料供应合同的基础上,一意孤行建造铀浓缩工厂?当IAEA的官员们驱车前往纳坦兹路上的时候,想必都在考虑这些问题吧。

IAEA创立于1957年,宗旨是推动核技术的和平运用,至今已走过半个世纪。核武器看门狗——确保各国不会秘密将合核技术用于建造武器——只是它成立时的次要任务。但在这50年间,这个次要任务逐渐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在现实中,核危机此起彼伏。不幸的是,由于缺乏对违反安全协议国家进行调查和惩戒的强制性权力,IAEA经常无法很好的完成这项任务。

IAEA没有属于自己的、用于调查可疑行为的情报部门,它只能指望25个成员国来提供情报。这就使得IAEA的立场容易受到这些国家、特别是美国的影响。另外,IAEA还可以依靠能够亲自进入核设施收集信息的核查人员。但是,绝大多数核查人员只能访问某国已对外公开的核设施,却对那些秘而不宣的核设施中的非法行径徒呼奈何。即使发现了某国违反安全协议的证据,IAEA也没有令其改正的强制措施。它所能做的,只能是把违约国告上联合国安理会,由安理会投票决定是否对其实施制裁。

在1991年海湾战争之后,IAEA的这个弱点被充分暴露出来。当时,IAEA的人到战后的伊拉克进行检查,结果发现,萨达姆•侯赛因在他们眼皮底下建造了一个先进的核武项目。而就在战前,IAEA还在称赞伊拉克说,他们在与IAEA合作中的表现堪称“典范”。直到战后,核查人员才吃惊的意识到,自己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据估计,彼时,伊拉克仅需要约1年时间积累制造核弹所需的核裂变材料,仅需大约2~3年时间就可以建成一个核武库。更令核查人员震惊的是,非法核活动就在他们之前核查过的设施隔壁的建筑物和房间里进行,只是那里不符合同时接受核查的条件而已。

被伊拉克政府的欺骗行为激怒之后,IAEA起草了一份《附加协议》,强化了与各国之前所签安全协议的内容。这份附加协议增加了缔约国必须向IAEA报告的活动类型,赋予IAEA提出更尖锐征询的权力、获取装备和原材料购买记录的权力,降低了对可疑非法核活动所在设施进行核查的门槛。但是,这里有个问题。附加协议只会在相关国家与IAEA签署之后才能生效。但2003年核查人员进驻纳坦兹时,伊朗并没有签这个附加协议。所以,核查人员在伊朗并不拥有上述权力。

在这个2月冬日的上午10点,核查人员经过3小时车程,从德黑兰到达了目的地纳坦兹。一路上,苏尔坦盐湖(Hoz-e-Soltan)在他们左侧流过,这个盐湖每到夏季就会蒸发干涸,而冬季会有齐膝深的含盐湖水。右侧则是什叶教派的中心、伊斯兰地区最热的城市之一库姆(Qom)。过了库姆,就是长达60英里的、无尽的沙漠和高速路,之后到了喀山。再12英里后,在棕色和米黄色间杂的茫茫荒野中,逐渐出现一片建筑。这片建筑是如此突兀,就像是从沙漠中冒出来的。

纳坦兹到了。映入眼帘的建筑规模之宏大、结构之复杂,远远超出了海诺尼的心里预期。放下地下的工厂不说,地面上已经矗立起了一片迷宫般的建筑物,包括由5座铝墙板的预制结构大楼组成、呈扇形展开的建筑群,就像一个从天而降的十字架在此散落。旁边还有一座巨大的变电站,为这些建筑和工厂提供电力。5座建筑中的一座,是一个铀浓缩试验工厂,技术人员可以在这里测试新的离心机和流水线,测试完毕后再将其安装至地下的生产车间。一旦被安装,离心机将在此长期服役,所以,对离心机技术和工作流程的前期测试验证工作非常重要。

尽管地下车间离投产还早,但技术人员已经在试验工厂中完成了160台离心机的旋转测试,还有另外数百台离心机的组件在这里等待装配。试验工厂计划于4个月之后的6月开始正式运行。伊朗希望,能在年底前完成1000台离心机的测试与安装,并在之后的6个月内生产出第一批低纯度浓缩铀。

阿加扎德一边带领来宾参观工厂,一边煞费苦心的说,这边还没有六氟化铀的原料,所以没办法进行真正的气体铀浓缩试验。试验目前只能用计算机模拟的方法进行。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如果伊朗已经进行了铀浓缩而没向IAEA通报,就会违反伊朗与IAEA签署的安全协议。但海诺尼并不买他的账。要让人相信,伊朗花了3亿美元建造铀浓缩工厂,却没有进行过一次验证生产流程所必须的气体铀浓缩试验,实在是太离谱了。

离开试验工厂,核查人员被带到了伊朗人精心准备的展厅。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高端科学项目,到处是IR-1型离心机的独立组件,还有一套组装完毕的样品。阿加扎德告诉核查人员,伊朗依靠自身力量完成了IR-1型离心机的设计制造。但海诺尼仔细观察后发现,他们是按照尤兰科公司多年前的欧洲产品的设计方案来装配的。虽然海诺尼不知道是卡迪尔把从尤兰科偷来的设计方案卖给了伊朗人,但他早就知道,阿加扎德根本就是在胡编乱造。

从展厅出来,核查人员又来到了科瑞曾在卫星图像上看到的U型隧道,去参观深埋于地下75英尺处的两个洞穴般的车间。伊朗人计划到2005年才在这里部署离心机。届时,每个面积达32000平米的车间中,将部署47000台离心机。目前,这里还只是空壳。

参观过程中,核查人员和伊朗官员之间进行了热情的交流。但当他们下午回到德黑兰、海诺尼严肃的向伊朗官员发问“到底把铀藏在哪儿”的时候,空气骤然紧张。阿加扎德被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跳,辩称说“没有啊”。可是,海诺尼拿出了证据。来自西方政府内部的情报显示,伊朗于1991年向中国秘密进口了铀原料,其中包括六氟化铀。他手上还拿着一份中国官员确认此项交易的亲笔信。伊朗人只好又说“搞忘了”,然后把铀原料拿了出来。海诺尼和他的同事们发现,盛放铀的容器比预期要轻,这说明可能少了一部分六氟化铀气体。伊朗人说“肯定是从容器的缝隙中蒸发了”,而海诺尼怀疑,这些气体一定是拿去做离心机测试试验了。

这时,海诺尼提出,还要看看卡拉扬电力公司的手表厂。在伊朗抵抗运动委员会(NCRI)8月召开的发布会上,贾法萨德曾提到,这个公司是伊朗秘密核计划的幌子工厂之一。当时,NCRI发布会上并没有提到卡拉扬电力的具体角色,但就在IAEA核查人员前往伊朗之前,NCRI恰逢其时的宣称,卡拉扬电力的手表厂就是研发和生产离心机的基地。这条信息加上铀原料“不够数”的事实,让海诺尼下定决心,必须要去这工厂看个究竟。(待续)

译者:李云凡

关键词:

申明:本文系厂商投稿收录,所涉观点不代表安全牛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