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人类理解犯罪 网络心理学家打击网络诈骗

作者:星期日, 二月 19, 20170
分享:

这位教授带领团队用软件和心理学阻截大规模在线欺诈。

金钱可能是绝大部分网上诈骗背后的动机,但英国顶尖研究型大学华威大学的莫妮卡·韦迪教授却另辟蹊径,成立项目带领团队解密犯罪背后的心理原因。她认为,理解人类,就是理解网络犯罪本身。

monica-whitty-warwick-university_thumb800

莫妮卡·韦迪

“在英国,被大众化营销欺骗的人数,比被入室抢劫的还多。理解人类因素是很重要的。”

韦迪领导的项目名为“大众化营销欺诈检测与预防(DAPM)”,项目成员包括来自卡迪夫大学、兰卡斯特大学和伦敦大学学院的研究人员,专业范围涵盖心理学和数据分析科学。

DAPM的目标,是解析出成功大众化营销欺诈的各个组成部分,包括心理学层面和技术层面上的,同时检查研究受害者和案犯的行为。最终,研究人员希望能开发出一套软件,用以识别电子邮件、社交媒体和交友网站中的欺诈行为,同时,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教育公众警醒在线欺诈的危险。

韦迪说:“理解人类本身对这些罪犯的成功,以及他们说服受害者转账的能力十分重要。有些东西,在局外人看来简直太傻了——如果你理解互联网和人们在网上的行为模式,以及骗子设置貌似真实的个人资料和谈论看起来很真的话题的方式,那你就能理解这些骗局是如何成功的。”

DAPM项目就是要寻找人们网上行为模式及其易于受骗原因的洞见,找出诈骗犯通信与正常互联网用户通信之间的异常。该项目有望查获那些可能不被注意到的细微差别。

“若缺乏对人为什么会行骗与被骗的心理学知识,他们就做不到那么好。所以,我们需要联合起来,一起研究。”

相比传统诈骗,互联网让罪犯们能以独特的方式给目标施加压力。

“在网上,你可以给人施压让他们快速回复,大众化营销欺诈就是在网上这个人们通常冲动作为的地方起效的,这也是人们被骗的原因所在。”韦迪说道,“他们只看得到一点点信息,认为那就是真实的,然后快速响应。”

英国国家统计局办公室(ONS)的最新数据显示,诈骗是网络犯罪最主流的类型。2015年,ONS首次将网络犯罪列到了其《英格兰和威尔士年度犯罪调查》中,而且,尽管有点儿漏报在线犯罪的倾向,网络犯罪事件总数还是达到了246万起。

韦迪指出了网络犯罪中一个特别阴险的类型的广泛性——爱情诈骗,她研究多年的主题之一。

人房两空的人,在此后时光中都还会谈起失去这段感情的心理影响。

虽然大多数人都觉得自己肯定不会对来自纯陌生人的浪漫邀请动心,但现实是,太多人都高估了自己的定力,尤其是在面对骗术老手的时候。关于人们被网络虚拟情人骗取钱财的报道屡见不鲜,然而,这对缩减骗子们的染指范围毫无帮助。

“爱情骗局,就是与罪犯在网上建立的一段浪漫关系,骗子为财,而受害者以为自己真在谈恋爱。罪犯会花很多时间给受害者顺毛,让受害者信任他/她。”

“或许数月,或许数周,他们就会开始要钱。然后,受害者的钱袋或许就分文不剩了。不仅如此,随之而来的还有巨大的心理创伤,某种程度上,不比钱财的损失来的小。”

“这就是理解在线关系发展的一个极佳例子:人都没见着,他们是怎么能建立如此亲密的关系的?网上个人资料是怎么设置得如此真实,聊天方式怎么会显得如此真诚,又是如何才能骗得这么多人送钱给他们的?”

正如从网络钓鱼到渔叉式网络钓鱼的发展历程,骗子的方法学也是随着交友网站限制每天能发送的消息数量,而从广撒网方式,渐渐趋向于更有针对性了。

这种骗术刚开始流行的时候,男人更容易沦为受害者。但随着时间流逝,如今,每种人群都在某种程度上易受侵害。

韦迪称:“我们调查的人涵盖很广。结果发现,教育程度越高的人越容易受骗——知道这些事,并不等于就能避免被精通玩弄人心的狡猾骗子得手。”

正如网上骂战很容易将社会习俗抛诸脑后,骗子玩弄目标的时候也是有种疏离感的。

“某种程度上,正是这种网络抑制解除效应,让骗子不会同情受害者,不顾他们的感受。但同时,因为这些骗子而责怪互联网显然是不对的,当然,骗子必须谴责,因为受害者本人竟然告诉他们如此深入的、隐秘的信息不是?”

“这些罪犯在心理上是没有什么同情心的,他们可能相比普通人更有心理变态潜质来做这种事。互联网仅仅是让他们有了媒介来从事这种行为,赢取受害者的信任——因为看不到伤痛而骗人这种事我是不信的。”

“我对此进行了理论研究,对我来说,他们有能力将自己的情感剥离开,对受害者无感。行骗这种事,必须是某种类型的人才能做,其他犯罪行为也是如此。”

不过,韦迪希望,她和她同事的工作,从长远看能摧毁这些骗子。

除了该团队从基础上理解行骗者与受害者的工作,韦迪认为,还必须有网上行为教育的切实推动。

“这意味着要发展出我们觉得舒服的,不会令人恐惧的措施。如果引发焦虑太甚,人们是不会改变自己的行为的。你得帮助他们找到让自己以更安全的方式动作的方法。”

“研究越深入,我越觉得人们常常对自己应该怎么做毫无头绪。他们觉得自己在做正确的事,但实际上,他们仅仅是在交出自己的身份信息而已。”

“所以,我们需要能够更好地沟通,帮助人们改变他们的在线行为。仅仅是说‘有骗局有犯罪嘿,要注意啊’,并不能有效保护。我们得发展更好的教育项目。当前的工作就是在做这事儿。”

 

关键词:
分享:

相关文章

写一条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