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征服世界:近距离接触勒索软件Tox作者
作者:星期五, 六月 19, 20150

世界某个地方的某个男孩,他有着高超的黑客技术,他开发的黑客工具Tox单价卖到了5千美元。Business Insider的一位网络安全记者凯尔·威森在尝试过各种各样的匿名通信手段之后,终于成功与这名黑客取得了联系。

Tox是什么?

Tox运行在暗网,意味着接触到它的唯一方式,需要通过像类似Tor的匿名网络。Tox于数周前发布,它的出现让制作勒索软件易如反掌。而勒索软件这种东西,只要下载到受害者计算机里,就能锁住计算机上的文件,将文件当作人质,只有支付赎金才能解锁文件。

Tox自动化了勒索软件的生成过程,并从受害者支付的赎金中抽取分成。

这是个极其简单易行的做法,使恶意黑客行为大众化。仅仅数周之内,“平台就拥有了超过1千名用户”,但Tox的制作者却忽然决定放弃这个平台。在Pastebin的一篇帖子中,这位匿名黑客宣布了他将停止Tox平台框架维护的计划。他补充道:如果价格合适的话,会将平台卖给其他黑客。

凯尔·威森想知道他为什么做出这个决定。于是通过加密邮件,尝试与这名黑客取得联系。最终这名黑客表示,只要通过匿名方式,可以谈谈。于是,他们选择了TorChat作为沟通平台。

通过几天的交谈,记者尽其所能地了解这名Tox背后的神秘黑客。

我维持着双面人的生活,因为将现实身份与黑客身份搅在一起只会让我最终走进监狱。

 

这名黑客很明智,他的作品是个非常强大的工具,可以使人相对容易地从他人身上勒索无穷无尽的赎金。但由于这款软件流传太广太快,他已经不能确定还能掌控这样的局面了。

事情起源

“Tox只是一个实验,我根本没准备好承担这么大一个平台。这很难,很危险,而且拥有它可不是什么好事。”

就像世界上其他许多奇思妙想总是在不经意间闪现一样,Tox是在他洗澡的时候灵机一动浮现在脑海里的。他之前已经自学黑客技术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了,而且几个月以来都在研究“隐藏服务”问题。

0_副本Tox的功能——“制造病毒”

Tox这个想法一旦植入他的脑海,他就再也无法放手,魂萦梦绕都是它。数周时间里,他一直在修修补补,慢慢地打造这个平台,最终达到了可以在网上发布的程度。

Tox很可能为他在暗网圈子中赢得一席之地。他开始在匿名论坛上与人互动,渐渐从中获得地位的提升。但同时,他从不认为自己是暗网的正式成员,也没想过去当一个恶意黑客。

这只是个实验,我不是一个恶意软件写手。

 

征服世界

但随着实验进程,这个平台似乎超出了预期效果,也给了他极大的自我膨胀,他开始意识到自己能写出能带来极大话语权和破坏力的强大网络程序。

因此他开始改变初衷,希望能将这个平台以至少20比特币(相当于大约4600美元)的价格卖出。他说自己已经收到很多份出价求购意愿,目前正在积极沟通,以便确保他能收到钱而Tox也能落入合适的买家手中。同时,他也在学习网上黑市的商业规则,寻找第三方履约保证来帮助他和潜在的买家完成交易。

当然,无论如何,合适的买家无非也就是想通过让恶意软件大众化来赚钱的其他黑客而已。

1_副本

当记者问他,是否为制作出Tox而感到抱歉时,他回避了这个问题,但表示没想用他的程序伤害任何人。

“也许看起来我即使卖了Tox也依然是在对他人做出伤害。但我认真想过这个问题,事实上我卖与不卖都无关紧要,因为其他人总会在不远的将来实现这一类功能或平台。”

没错。Tox也许是第一个,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不远的将来会有更多的Tox克隆体出现。

现在,这名黑客小子正打算停止编写恶意代码,他想去实施其他有趣的实验。

“经过此事,我非常确定自己能再次做出如此惊人的东西,但我希望将来我做出的东西是可以公开为之自豪的。”

当记者问到这位Tox缔造者准备给大家一个什么样的大“惊喜”呢?

“当然是征服世界!”他回答。

(相关阅读:黑帽子如何月入50万……

关键词:

申明:本文系厂商投稿收录,所涉观点不代表安全牛立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