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连载 | 零日漏洞:震网病毒全揭秘(15)
作者:星期一, 十月 5, 20150

640.webp 正当伊朗技术人员为纳坦兹取得的成就而庆祝、并准备扩大生产规模之时,一个带有明确任务的数字武器被释放到工厂的计算机中。这个“精确制导武器”正在隐蔽而精准的步步紧逼,把枪口瞄准了这些高速旋转的离心机……

第五章 内贾德的春天(接上)

IAEA随后知会伊朗方面,要求对这些文档进行解释。伊朗官员解释说,文件和视频中描述的爆炸既适用于核弹头,也适用于常规弹头;另外,什么四氟化铀项目根本不存在。他们指控IAEA伪造证据陷害伊朗,就是想让针对伊朗的制裁生效,为美国和以色列空袭纳坦兹铺路。 就在形势万分胶着之际,伊朗于2004年底再次同意暂停伊斯法罕的铀转化计划和所有的铀浓缩活动,转而寻求与国际社会就伊朗核问题进行正式谈判。然而,这个暂停承诺也没维持多久。2005年6月,时任德黑兰市长的内贾德当选伊朗总统,政府中支持暂停核活动、寻求国际对话的声音逐渐变弱。伊朗的核计划逐渐被打造成民族自豪感的象征,主导政府的强硬派将暂停核计划并进行对话视为“对西方势力的投降行为”。他们声称,不论我们对西方做出怎样的退让都没用,因为以色列和美国真正的目标是推翻伊朗政权。 640.webp (20)

内贾德

随着伊拉克战争不断拖宕,美国深陷泥潭,伊朗领袖挑战西方的底气越来越足。在2005年8月,内贾德上台仅2个月之后,伊朗与国际社会之间的对话就陷入了僵局。伊朗方面宣布,收回之前暂停执行核计划的承诺。紧接着,伊朗人一刻不停的撕掉了IAEA在伊斯法罕装备上贴的封条,恢复了将铀氧化物转化成六氟化铀气体的工作。12月,形势更加糟糕。内贾德在一次公开演讲中宣称,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根本是子虚乌有,这一言论激起了国际舆论的风暴。 事态不断恶化,甚至行将失控。伊朗富有的中东邻国们被伊朗和以色列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吓坏了。科威特卫生部长决定,将在全国边境地区安装15部辐射物探测系统,对地区核活动进行早期预警。到处都有人在算计,伊朗还要多久就会造出核武器。没有人真正知道伊朗的秘密核计划。 其实,如果只是为了形成威慑,伊朗不一定非得造出核武器。伊朗要做的,只是掌握好铀浓缩的技术,生产出足够制造核武器的低纯度浓缩铀,以备不时之需即可。只要达到这个临界点,伊朗就可以无限期的保持这样一种状态——诚实地宣称自己不拥有核武器,但只要想,就能随时将浓缩铀提纯至武器级,并造出核弹。对于伊朗到达这个临界点所需的时间,估算结果有多个版本。美国2005年版《国家情报评估报告》推断,伊朗还需要6至10年,才能生产出足够制造一枚核弹的铀。但以色列官员没有这么乐观,他们估计这个时间是5年以内。 在核武器的整个制造流程中,铀浓缩是最难的一步。铀浓缩试验是一项需要在完美环境中进行的精致的工作,通往成功的路上荆棘密布,而伊朗人在此方面毫无经验。再加上伊朗在制造离心机上遇到的种种困境,很容易理解伊朗为什么用了这么多年才达到今天的水平。事实上,伊朗原子能组织二把手阿瑞尔•莱维特(Ariel Levite)在2006年初对美国所言非虚,纳坦兹的离心机技术人员确有一些问题尚待解决。出现问题的原因后来被捅了出来:伊朗从土耳其购进的一批组件被人做了手脚。 尽管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伊朗仍然在2006年初恢复了纳坦兹试验厂的铀浓缩活动。这一举动,使以色列官员调整了对先前对伊朗核计划进度的估计,宣称伊朗只需2到4年时间就能具备制造核武器的能力。以方警告美国,决不能允许伊朗掌握铀浓缩技术,否则将开启“世界末日之门”。如果伊朗掌握了铀浓缩技术,就能在国内各地秘密进行铀浓缩。因为,使用离心机进行铀浓缩对环境要求很低,不像铀转化等其他环节那样,需要特殊的设施。那么,一旦技术人员解决了铀浓缩过程中的所有难题,就可以将离心机的级联系统藏在任何地方,甚至藏进经过改装的大楼。2006年初,以色列原子能机构主席吉迪恩•弗兰克(Gideon Frank)忧心忡忡地对美国说:“我们了解到,伊朗正在把核项目化整为零,到处都有生产离心机部件的工厂。”他还指出,为了躲避IEAE核查人员,有一部分设施被转移到戒备森严的部队驻地,还有一部分被隐蔽到能够抵抗空袭的地下洞库之中。 5月,伊朗官员宣布,纳坦兹试验厂的技术人员用164个离心机组成的“顶配”级联系统,成功生产出第一批纯度为3.5%的铀。紧接着,又宣布未来将在地下正式车间安装首批3000台离心机。看起来,他们已经克服了之前遇到的困难,现在已经没有人能阻挡伊朗人前进了。是的,连空袭都阻挡不了。 与之前相比,IAEA对伊朗核设施的监察力度大幅下降。为了恢复核查,IAEA宣称,伊朗在迫于美国压力遵守安全协议数年之后,近期出现违约行为。之后,联合国安理会与2006年7月通过了一项决议,要求伊朗在8月底之前暂停铀浓缩,否则将面临制裁。但内贾德断然拒绝了安理会的要求。“那些认为自己可以用‘威胁’和‘武力’描述伊朗的人,你们都错了,”他说,“如果这些人至今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总有一天会发现错得很离谱。” 西方情报机构突然发现,伊朗正通过国内外的幌子公司,加大力度向欧洲和其他地区秘密采购离心机组件。“他们疯了一样在买。”ISIS的奥尔布赖特回忆道。采购清单包括阀门、管线、真空装置、还有可用于制造导弹的部件。 一时间,关于伊朗正在准备(用核弹)发动空袭的留言四处传播。但时任美国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Condoleezza Rice)私下跟IAEA总干事巴拉迪说,她认为伊朗不会这样做。她说“伊朗会悠着点的。”但伊朗人并未如她所料。 640.webp (21)

康多莉扎•赖斯

到2006年底,安理会实在找不到其他办法来对付伊朗,只好用通过了一项对伊朗实施制裁的决议。决议内容包括禁止原油出口、禁止引进与发展核计划有关的技术等。几个月后,安理会又通过了一项新的制裁决议,冻结了伊朗核计划相关个人和组织的资产。然而,这还是没有什么卵用。 2007年2月,伊朗官员向IAEA通告,纳坦兹的技术人员已开始在纳坦兹一个地下铀浓缩生产车间安装离心机。要知道,从引进离心机技术到今天这一步,花掉了伊朗人10多年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用自己的决心和智慧,攻克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题,捱过了一出又一出人为牵绊。在没有任何干扰的情况下,技术人员在2月底之前完成了1个车间中2个离心机级联系统的安装,另外还有2个级联系统正处于最后调试阶段。他们已经把9吨六氟化铀气体运达车间,随时可以开机生产。 到2007年6月,纳坦兹已安装离心机1400台,铀浓缩步入正轨。所有的离心机都是IR-1型,但以巴基斯坦P2为蓝本的IR-2型高性能离心机的已经投产。在生产IR-2转子遇挫后,伊朗人重新找到了方向。此外,伊朗人还在同时研发更高级的IR-4型离心机。 这下轮到美国和以色列紧张了。以色列指责美国人在伊朗核问题上拖拖拉拉,总是幻想靠制裁和外交努力解决问题。以色列总理埃胡德•奥尔默特(Ehud Olmert)在公开场合警告说,如果无法叫停伊朗核计划,以色列将“采取单边行动”。“任何对以色列生存造成威胁的国家,必须清醒的认识到,我们有保家卫国的决心和实力,”他说,“为了维护国家重大利益,我们有自由采取一切行动的权利。我们将坚定不移的行使这个权利!” 640.webp (22)

埃胡德•奥尔默特

但是,2007年12月发生的一件事,影响了美国正在进行的外交努力,也影响了以色列的军事打击计划。这个月出炉的2007年版《国家情报评估报告》中,对伊朗核计划给出了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结论。报告写道,据“非常可靠”的情报,伊朗之前确实有一个制造核武器的计划,但在美国为首的西方攻打伊拉克之后的2003年秋天,这个计划被中止了。这表明,伊朗发展核武器的意图并非西方之前预期的那般笃定。这份报告由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签发,以美国和其他国家广泛收集的各类情报为基础。但是,这份报告跟国家情报局局长迈克尔•麦康纳(Michael McConnell)几个月前在参议院某委员会发言时的结论相左。2月份,他曾向参议院武装力量委员会报告说:“我们判断,德黑兰正在寻求获得核武器,并且态度倾向于拒绝谈判,而非寻求各方接受的外交解决方案。” 虽然《报告》中也提到伊朗可能随时翻脸,恢复核武计划,但并没有展开分析。而在评估报告的机密版本中,专门对与此相关的迹象——伊朗可能还有10个以上秘密铀浓缩和核武制造项目——进行了讨论。公开版评估报告的发布,削弱了对伊朗实施制裁和军事行动的合法性。就连反对对伊朗实施空袭的美国国防部长盖茨(Robert Gates),都忍不住对报告的结论提出了质疑。在一场以此为主题的国会听证会上,盖茨指出,伊朗正在进行的核设施部件大采购表明,其核计划是非常有组织、有条理的,并非评估报告中轻描淡写的那样。而且,盖茨并非唯一一个反对评估报告结论的人。德国官员私下对美国表示,他们手上的情报显示伊朗核武计划并未中止。以色列官员也说,他们的情报显示,虽然2003年伊朗中止了核武计划,但2005年又恢复了。 到2007年底,伊朗已经在纳坦兹安装了3000多台离心机,并打算在2008年增加到6000台。专家们估计,仅靠3000台P-1型离心机,就可以在一年之内生产出制造一枚核弹(低纯度核弹、也称“脏弹”)所需的低纯度浓缩铀。而且,伊朗还有能力将其浓缩至更高纯度。 看来,除了发动一场战争,谁也没办法阻止伊朗铀浓缩项目继续前进了。 果真如此吗? 正当各方对伊朗铀浓缩项目到达制造核武临界点时,一个新的计划正在秘密启动。正当伊朗技术人员为纳坦兹取得的成就而庆祝、并准备扩大生产规模之时,一个带有明确任务的数字武器被释放到工厂的计算机中。这个“精确制导武器”正在隐蔽而精准的步步进逼,把枪口瞄准了这些高速旋转的离心机。(待续) 译者:李云凡

关键词:

申明:本文系厂商投稿收录,所涉观点不代表安全牛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