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连载 | 零日漏洞:震网病毒全揭秘(14)
作者:星期日, 十月 4, 20150

640.webp

当海诺尼阅读这些文件时,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海豚显然已经对这些文件进行过精心的整理,构成伊朗秘密核武器计划的若干项目分门别类、一目了然……

第五章 内贾德的春天(接上)

伊朗人很不情愿的把他们带到了卡拉扬电力的厂房。这几乎是一座空楼,进来之后,伊朗人却死活说门钥匙找不到了。根据日程安排,核查人员第二天就要离开伊朗,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伊朗“下一次一定开放给你们看”的恳求。而海诺尼他们心里清楚,在这一个多月中,伊朗人有充足的时间把“不该出现”的所有东西清理干净。果然。再次到来的核查人员发现,有一座楼的墙是重新粉刷过的,门换掉了,地面上的瓷砖也是新铺的。出于对伊朗方面掩盖事实的怀疑,核查人员要求从楼内采集一些环境样本,用于检测是否有浓缩铀的痕迹。在被伊拉克骗过一次之后,IAEA把“采集环境样本”当成了测谎的杀手锏。环境样本,是用棉条、棉签将墙面和地面上的灰尘收集起来,检测其中是否含有皮克(10-8克)级大小的铀颗粒。根据检测结果,可以判断铀的类型,还可以测量出铀的纯度。但伊朗人拒绝了核查人员采集样本的要求。

几个月后,伊朗人终于同意核查人员在卡拉扬工厂和纳坦兹采集环境样本了。让伊朗人没想到的是,IAEA还是从样本中发现了伊朗向核查人员提交的铀原料清单之外的、低纯度铀颗粒和高纯度铀颗粒。面对这些再也骗不过去的证据,伊朗人只好承认,卡拉扬工厂确实违规存有浓缩六氟化铀气体。但他们又说,这些气体只是用来测试离心机用的,而且纯度只有1.2%。这与IAEA在环境样本检测中得到“纯度为36%~70%”的结果相去甚远。

天然状态下的铀中,用于核反应堆和核弹的铀235同位素含量不到1%。多数核反应堆要求铀235的纯度应达到3%~5%。经过高度浓缩之后,铀235的含量可达20%以上。20%纯度的铀可以用于除反应堆之外的某些其他核设施,但离武器级铀所要求的90%以上纯度还有很大差距。

伊朗官员嘴巴真硬。他们居然说,离心机是这是他们从外国买来的二手货,检出的高纯度铀是里面的残余物。但是,谎言多了必然自相矛盾。这种说法推翻了之前“离心机为伊朗自主研发”的说法,承认有其他国家在核项目上给伊朗提供了帮助。这下子,伊朗核计划的事情闹得更大了。

对环境样本的检测结果,不能直接作为伊朗正在秘密发展核武器的证据。但是,它为核查人员进一步解开伊朗核设施的谜团提供了线索和依据。它还表明,伊朗官员所说的话根本不值一听。对于IAEA而言,这只是与伊朗“10年抗战”的开始,后面他们还将与伊朗人进行漫长而耗神的周旋,用事实和证据的碎片一步步还原伊朗核野心膨胀的历史,一步步验证伊朗发展核武器能力的真相。

与此同时,在2003年5月,NCRI宣称,它拿到了伊朗其他秘密核设施的证据,其中一处位于一个名为拉什卡巴德(Lashkar Ab’ad)的村庄。伊朗方面承认,那里有一处用于激光铀浓缩(另外一种浓缩铀的方法)的试验工厂。两个月后,NCRI再次爆料两处核设施,其中一处位于德黑兰郊外的仓库区,掩盖在一大片报废汽车堆放场之中。NCRI指出,这是在IAEA官员2月份到访纳坦兹之后,伊朗方面为回避核查而建造的铀浓缩试验厂,这样技术人员就可以在核查人员视野之外秘密进行铀浓缩试验了。

伊朗核设施遭到连续曝光,表明有人一心要把伊朗政府的官员架在火上烤。同样,这些曝光也让IAEA的人忙了起来,因为他们的核查清单上又增加了一长串内容。除了布什尔及另外两个核反应堆之外,核查清单上增加了纳坦兹的试验厂(地面)和正式工厂(地下),计划建于阿拉克(Arak)的反应堆设施,以及计划建于纳坦兹西南100公里、可将铀原料转化为纳坦兹所需的六氟化铀气体的伊斯法罕(Esfahan)铀转化厂。

虽饱受质疑,但伊朗官方不为所动,仍然强力推进铀浓缩计划。6月,纳坦兹的工人将第一批六氟化铀气体放入试验厂的10台离心机。这一举动再掀波澜。欧洲三国(英法德)的外交部长呼吁(urge)伊朗在IAEA全面掌握核计划情况前,暂停铀浓缩活动。经过相关各方的谈判,伊朗于10月份同意暂停铀浓缩活动,并同意就整个核计划发展历程进行“详尽的说明”,以消除“对项目纯正和平目的的一切质疑”。但在执行时,伊朗人打了折扣。在向IAEA提交的“发展历程细节说明”中,伊朗承认离心机项目已经断断续续的发展了18年,但IAEA发现,他们遗漏了一些重要细节。IAEA之所以能看出这一点,是因为他们在从伊朗官方获取信息的同时,还在从美国中情局(CIA)得到有关伊朗秘密核项目的情报。

几年前,CIA将几名欧洲关键核装备供应商“统战”至麾下,并打入卡迪尔的核装备供应商圈子。通过这些线人,CIA得知,卡迪尔把从欧洲尤兰科公司偷来的、用于制造巴基斯坦P-1型离心机的设计方案卖给了伊朗,之后又把更先进的P-2型离心机的设计方案卖给了利比亚。根据这个情报,海诺尼推测:如果卡迪尔把P-2的设计方案卖给利比亚,肯定也会把同样的东西卖给伊朗。伊朗在发展历程说明中没有提到P-2。但如果海诺尼的推测属实,那么伊朗铀浓缩计划的发展要比他之前猜测的还要更进一步。于是,IAEA向伊朗施压,要求他们对是否正在生产P-2型离心机做出解释。伊朗官员承认,确实于1996年得到了P-2型离心机的设计方案,并于2002年左右开始照此方案进行研发、生产。但是,由于在制造离心机转子过程中遇到了难题,项目很快就中止了。他们又说,真心不是有意瞒IAEA各位大人,只不过是想过一段时间再汇报P-2型离心机的事。

几个月后,又有一处秘密核设施被人扒了出来。这次的位置是在德黑兰物理学研究中心的一座楼里。事态越发严重了。在核查人员打算去实地考察之前,这座楼已经被夷为平地。而且,为了防止核查人员再次在现场取回环境样本,附近所有的表层土壤都被拉走了。

2004年4月,伊朗宣布,将开始在伊斯法罕进行将磨碎后的铀矿和黄饼(yellowcake,核燃料重铀酸铵或重铀酸钠的俗称)转化成六氟化铀气体的“铀转化”实验。欧洲三国认为,铀转化实验是铀浓缩活动的前提,因此违反了伊朗之前“暂停铀浓缩”的承诺。但是,由于害怕伊朗撕毁之前好不容易才谈成的暂停协议,他们选择了忍气吞声。

到了5月,IAEA突然得到一大批来源神秘的文件,件件矛头指向伊朗核计划。

这事开始于海诺尼接到的一个电话,是一名美国口音、自称杰姬的女子打来的。海诺尼怀疑她是CIA的人,但没问。她说,她对伊朗核设施核查工作的情况很了解,而且有他感兴趣的情报。海诺尼对心机重重的CIA非常警惕,但在情报的诱惑下,还是同意跟她在星巴克见面。

到了咖啡店,海诺尼发现等他的是一个亚裔女子。她说,将安排他见两个人。这两个人是卡迪尔核装备供应圈子里的人,已经被CIA搞定,将会向他简要介绍卡迪尔和伊朗的交易。另外,她手上还有大量有关伊朗核设施的文件,打算交给他。这些文件来自一名跟伊朗政府做钢铁水泥生意的商人,因参与纳坦兹和伊斯法罕项目,跟核计划幕后人员有过接触。这个人想办法弄到了大量有关伊朗核计划的、高度敏感的秘密文件,打算把文件交给了德国情报机构(BND)。他在BND的代号是“海豚”。他的梦想是,用这些文件作“投名状”,换取西方向他和家人提供政治避难。但是,美梦尚未成真,他就被伊朗情报机构抓了。好在他的妻小成功越过边境、逃到了土耳其,最终还是把文件带了出来。

当海诺尼阅读这些文件时,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海豚显然已经对这些文件进行过精心的整理,构成伊朗秘密核武器计划的若干项目分门别类、一目了然。伊朗的计划雄心勃勃,包括自主开发铀矿——用南部地区开采的铀矿做核燃料,和自主进行铀转化——将铀矿制成铀精矿(黄饼)再转化成四氟化铀和六氟化铀。四氟化铀可以用来制作铀合金,再进一步作为核反应堆或核武器的原料。

单独看这些证据,并不能判断伊朗在制造核武器。但有一个文件,详细描述了引爆高度爆炸性物质的实验。还有为伊朗“流星-3”导弹部队建造“再入飞行器”(重返大气层载具)的图纸和说明,这种导弹可以装载类似核弹头的大质量球体弹头。另外有一段3分钟长的视频,以范吉利斯(Vangelis)空灵的原声曲目《烈火战车》作为背景音乐,模拟了导弹弹头在距地1970英尺高度上空的爆炸。海诺尼推算,在这个高度上,化学武器或生物武器发挥不出任何威力,唯一的可能就是——核弹头。

那么,这些文件真的靠谱吗?海诺尼一时还不敢确定,但是,这些文件印证了IAEA从其他几个成员国方面得到的情报。如果他从文件中得出的结论没错,那么,这些文件就是伊朗发展核武器的如山铁证。(待续)

译者:李云凡

 

关键词:

申明:本文系厂商投稿收录,所涉观点不代表安全牛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