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连载 | 零日漏洞:震网病毒全揭秘(5)
作者:星期三, 九月 16, 20150

640.webp

今天,我将向各位揭秘两个伊朗政权成功隐匿至今的绝密项目……

第三章 纳坦兹

这一边,美国加州,钱哥和莫楚苦苦思索,自己在“震网国际政治棋局”中扮演着何种角色。那一边,万里之外的伊朗,纳坦兹的技术人员正深陷离心机故障频发的烦恼中。尽管最近几个月已经换掉了上千台离心机,但工厂目前的运行效率却只有设计能力的45%~66%,六氟化铀气体原料的消耗量远低于预期。同样,IAEA的检查人员也搞不明白,这到底是新生产线从建成到投产过程中的正常阵痛(纳坦兹工厂于2007年开始运转,但后期仍在不断扩产),还是出了什么其他问题。如果是后者,人们也不会觉得奇怪。因为纳坦兹是高密度国际核查的焦点,多路人马视纳坦兹工厂为眼中钉、肉中刺,十多年来,他们一直想方设法把它关闭。

纳坦兹古城位于德黑兰以南200英里,那里有一座13世纪伊斯兰苏菲(Sufi)教派酋长阿卜杜勒-赛迈德•艾斯法哈尼(Abd Al-Samad Esfahani)的圣殿。这座圣殿由大量精美的红砖筑成,还镶嵌着由钴蓝色瓷砖拼成的复杂图案,是早期波斯建筑风格的代表作。虽地处卡维尔盐漠(Dasht-e Kavir Desert)边缘、被卡尔卡斯山脉(Karkas Mountains)遮挡,但这个高原小城有着令人心旷神怡的山地型气候,而且到处是天然山泉。长久以来,纳坦兹以丰饶的果园闻名于世,最著名的果产就是又大又多汁的水蜜桃。在2002年8月14日,它却因为另一件事再次出名。那一天,流亡国外的伊朗反政府政治团体“抵抗运动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of Resistance of Iran,NCRI)在华盛顿距离白宫两个街区的威拉德洲际酒店(Willard InterContinental Hotel)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宣称伊朗正在纳坦兹附近建造一处非法核设施。

发布会设在酒店二楼的一个多功能厅,现场来了二十多人,有非政府组织的记者和代表,智库人士,伊朗国际观察团人士等等。其中,有一位名叫科瑞•辛德斯坦(Corey Hinderstein)的29岁棕发女士,她在华盛顿科学与国际安全研究所(Institute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Security,ISIS)工作,该机构是一个非营利性的防核扩散机构,正对伊朗等地的核活动进行持续跟踪。

宾客落座,来自电视台的摄像师在后排扛起了机器。发言人阿里雷萨•贾法萨德(Alireza Jafarzadeh)立即开始了他的演讲。“表面上看,伊朗的主要核活动围绕着布什尔核电站展开……”他对着一大排麦克风说道,“但实际上,还有很多项目正在国际原子能机构不知情的状况下秘密运行……今天,我将向各位揭秘两个伊朗政权成功隐匿至今的绝密项目。”

640.webp

阿里雷萨•贾法萨德

简单的开场白,把科瑞和其他人的胃口都吊起来了。

布什尔是波斯湾旁的一座海滨名城,在这里,伊朗核电站停停建建,已有三十个年头。这里也是伊朗向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承认的、三个核设施中的其中一个。IAEA是联合国旗下机构,负责跟踪全球范围内的核活动,以确保伊朗等国不会将民用核设施用来秘密制造核武器。

多年来,伊朗始终坚称,计划于2005年竣工的布什尔核电站,百分之百是民用能源项目。但是,关于伊朗境内秘密核设施的传言经久不衰,比如“有一个秘密的铀浓缩工厂,可能是用来给核武器提供高纯度铀原料的”。2001年,来自美国和其他外国政府的人士曾告诉科瑞在ISIS的同事,伊朗确实有秘密核设施,但并没有提供能够有助于深入调查的更多细节。那么今天,看样子贾法萨德这些反对派很可能会把这个盖子掀起来。

嘴唇上留着浓密胡须的贾法萨德,终于说出了这两处核设施的名字。两处建造中的核设施都位于布什尔以北很远的地方,其中一处是位于阿拉克(Arak)附近、喀喇茶河(Qara-Chai River)沿岸的重水生产设施。贾法萨德说:“任何一个希望制造出核武器的人,都明确地希望拥有一座重水反应堆。”

另一处靠近连接纳坦兹和喀山(Kashan)的老旧铁路,是核燃料生产设施。该项目由伊朗原子能组织(Iran’s Atomic Energy Organization,AEOI)和国家安全最高委员会(Supreme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共同发起。为了掩盖项目的真实目的,他们设立了数家幌子公司,以秘密获取项目所需原料和技术。其中一家公司名为卡拉扬电力(Kala Electric或Kalaye Electric)。这家公司后来被证实感染了震网病毒。

据老贾说,纳坦兹核设施占地10万平米,已耗资3亿美元,始建于2000年,预期数月内竣工,然后由工人安装设备。这个项目的官方名目是“沙漠治理”。如果这是真的,那一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沙漠治理项目,因为就在这个月早些时候,伊朗前总理刚刚作为国家安全委员会代表在此视察,伊朗原子能组织的领导更是每个月都会到喀山这边转转,密切关注项目进展。工人们不得对当地官员谈论项目情况。老贾说,因为保密,伊朗原子能组织和喀山地方政府方面还为此爆发了激烈争吵。项目所在省副省长去现场考察时,遭到有关人员的驱逐。

老贾一边滔滔不绝的讲出大量细节,一边用手指着房间前面的白板,上面画着主导项目运行的公司和个人组成的网络。科瑞快速地记着笔记。核设施的位置、幌子公司的名称和地址——这些信息,是ISIS得到的第一组铁证,这些证据可能具有独立证明伊朗非法核设施存在的价值。

科瑞没有错过这个难得的机遇。伊朗是核武器不扩散条约的缔约方,并且已经向国际原子能机构承诺:有义务在将核原料置入新建造核设施、使之开始运转前180天,向IAEA报告,以便接受检查人员的督导。如果纳坦兹核设施离完工还剩下90天,老贾他们的揭露还算及时,IAEA官员可以在核设施开始运转之前要求入驻。(待续)

译者:李云凡

关键词:

申明:本文系厂商投稿收录,所涉观点不代表安全牛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