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威胁情报公司想打败Palantir和IBM
作者:星期四, 五月 26, 20161

信誉管理、客户情报、网络安全——所有这一切,数据知道。

没有哪家英国初创公司会比位于切尔滕纳姆的数据情报公司Ripjar更低调的了。该公司在2015年纳入埃森哲旗下金融科技创新实验室之时就已位列英国初创公司名录之上了。但直到最近,就算想谷歌搜索一下该公司主页,却仍旧搜不到除了其推特简介之外的内容。

作为一家公司,想躲过谷歌搜索是很难的。能达到这种非凡的效果,要么是web管理员过劳眼瞎了,要么就是诡异地不想太快为人所知。

1.webp (1)Ripjar的主页自然是存在的,而且还很有趣。与新公司略杂乱的简单网站大不相同,该站点是巧思与精工的产物,甚至还做了美化。很明显,Ripjar就在那里,但它到底走到哪一步了呢?

初创公司偶尔会在正式发布之前秘密运营,通常是因为还没招到足够的人手应付更宽广的世界,或是投资尚不稳妥。更罕见的情况则是,明明已正式运营,却直到产品通过测试之前都不愿谈及自身。

在Ripjar首席执行官兼共同创始人汤姆·格里芬开始接受媒体的采访后,很明显无论之前覆盖其上的面纱是什么,这层纱现在正处于揭开的过程中。格里芬证实,Ripjar已准备好褪下羞涩,向数据和数据专家圈子之外的人群展现自己的身姿。

格里芬对该公司与他曾经作为研究员工作过几年的英国政府通信总部(GCHQ)之间的联系讳莫如深。情况比较复杂。Ripjar有5位共同创始人,全都有在GCHQ工作过的经历,但无一例外不愿提及此事。最终也只是承认有此事实,但不会多做讨论。

这不难理解。GCHQ对任何一家有网络安全业务的英国初创公司都有着巨大的信誉推动力,但它同时也是一个不宜过度炒作的机构。GCHQ是个情报机构,而非以谍报为主题的网络安全加速器。

Ripjar –  豪华五人组

Ripjar诞生于2013年10月,深受其创始人广阔的工程和软件经验泽被。其中格里芬拥有数学博士学位,还具备从结构化或非结构化数据中嗅探出模式的天赋。草创之后,公司持续扩张,事实上,至今仍在延揽任何在神秘的数据情报科学上有建树的人才。

谈到创业契机,格里芬说道:“怎样从大量复杂数据集中捞出价值的技能,无疑是我们获取成功的关键。以我的角度而言,是有留在GCHQ的机会的,另外一个选择,就是创立我自己的公司。”

几位创始人通过赢取政府高端研究合同圈定了背景市场,成立了公司。第二年,他们的平台就有付费授权用户入驻了。

然后,他们迎来了在埃森哲金融科技创新实验室里重要的几周时间,让他们涉足了一些新的领域,全球各大银行都注意到了他们。Ripjar从这一关系中拉到了业务,包括给他们做客户验证的一级机构。

Ripjar – 数据科学

真正引人好奇的,是为什么主要银行会从切尔滕纳姆的一堆英国工程师那里购入新奇的数据科学呢?他们到底是怎么看待自己买到的东西,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通过现场部署或作为云服务提供,Ripjar承诺能实时‘理解’大量复杂数据,将之转化为可用的情报。虽然曾被称为‘数据挖掘’而现今被称为‘数据情报’,其内涵始终不变:公司企业充斥着他们不理解的数据,这些数据的模式和内涵没被发掘,徒然无用。数据情报就是解锁这一隐藏用处的一种方式。

这一概念在网络安全上的应用是显而易见的,网络安全界总是受困于无法筛别异常,但Ripjar的平台能从防御情报、复杂客户互动、合规分析和信誉管理应用中产出洞见。

数据情报应该就像踹一扇敞开的门一样简单,但实际上并非如此。理论上很容易,实际做起来想要不单单是吐出一堆没人需要的废物情报就困难大大的了。

公司企业试图理解那些数据。但若不利用计算机排除掉大量无用信息,仅仅是那巨大的数据量都够你喝一壶的。

“我对没有神奇绿色按钮这件事持开放态度。很多人甚至在没有这种东西的时候就开始像是它确实存在一样予以鞭笞了。”

关于企业在理解所收集数据上的无能到底有多伤,格里芬给出了在处理客户反馈和投诉上的例子予以说明。

“他们得反应够快才能达到合规目标,但他们显然没做到这一点。投诉趋势是什么?其间有什么联系?这些问题他们都回答不出来。”

最有可能的是,现今的企业仍困于响应模式,发现由自身内部过程设计和客观问题导致的共同主题和问题的速度很慢。在金融行业,领会这些数据正变得越来越关键。

“金融行业正开始疏于合规。所有这些公司都忙于提供更好的服务。”

2015年,Ripjar同意指导初创公司进入英国唯一的网络安全加速器项目“网络伦敦(Cyber London)”。Ripjar是否需要网络伦敦的帮助倒是不明显,但该加速器的第一批伙伴确实从Ripjar的例子身上获得了经验。

2016年5月,Ripjar结束了其第一次外部融资,从 Winton Ventures 风投公司筹到了数额不明的资金。这将使公司团队从目前的21人继续扩张——虽然这一人数本身就在仅12个月里翻了1倍。如此一来,也就能与首选目标行业银行业合作更紧密了。

发展势头令人惊叹,但格里芬对公司面临的竞争有着清醒的认识,特别提到了硅谷新巨头 Palantir Technologies 公司。作为一家位于切尔滕纳姆,在伦敦仅有一间办公室的小公司,对上有着20亿美元资金支持的老牌财大气粗美国公司,这挑战可真不小。

但另一方面,Palantir又必须解决信誉问题——犬儒主义者认为这更多的是一个投资计划而非软件业新贵问题,而且Palantir在美国之外声名不显。或许,届时Ripjar还更真实可信些。

有了投资加持,格里芬很有自信Ripjar能声名鹊起。他谈到了招募渠道合作伙伴和在英国之外营销公司。对如此之小的公司而言,还真是野心不小呢。

“接下来的6个月,我们将通过战略合作伙伴推广海外市场,见证我们的数据情报平台成为通常由Palantir和IBM之类主导的定制大数据项目之外的可靠选择。”

 

申明:本文系厂商投稿收录,所涉观点不代表安全牛立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