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遭“开源”,数百万Parler用户数据全部泄露
作者:星期二, 一月 12, 20210

继美国总统特朗普被Twitter、Facebook和Instagram等主流社交媒体集体“封号”后,上周日,特朗普的最后社交媒体阵地——美国社交应用Parler也被亚马逊、谷歌和苹果公司“拒绝服务”,但本周一更加惊人的消息从reddit社区传出,所有Parler用户数据(包括参加国会抗议示威活动人员)已经公开暴露,任何人都可查询。

Parler是Twitter的竞争产品,定位是服务那些对Twitter审查制度高度不满的人群(包括特朗普)。

年仅27岁的Parler首席执行官John Matze无论如何也想不到1月6日国会骚乱以来,在特朗普及其拥趸的号召下,Parler会在短短一周内,用户数从从450万用户飙升到800万,然后归零。

Parler与特朗普一起,被美国科技巨头们“社死”了。但是随着用户数据的全体曝光,Parler的麻烦显然才刚刚开始。

Parler大规模数据泄露的“罪魁祸首”是Twillio,这家为Parler提供2FA双因素认证服务(短信验证)的企业与谷歌和苹果公司一起,停止了对Parler的服务,更糟糕的是身份保护服务提供商Okta也停止了对Parler的服务,这意味着一场网络安全灾难。

本周一位独立安全研究人员(@donk_enby)在Twitter上透露(下图),对Parler iOS应用程序进行了逆向工程,发现了一个API端点(该应用程序内部用于获取数据的网址),该站点使用了不安全的API密钥(对于一个web站点这并不寻常),而且由于Parler使用的第三方邮件服务和2FA认证服务都已关闭,任何人都可以创建用户,而不必验证电子邮件地址,并且立即拥有一个登录账户,访问用于传递内容的登录框API,并检索出拥有管理员权限的账号。

然后,用户就能通过重置用户密码绕过2FA认证、访问管理员账户,进而枚举所有Parler用户已经发布的帖子、视频、评论等内容。

@donk_enby在后继推文中透露,已经利用Parler的安全机制缺陷爬取了99.9%的Parler用户数据,包括100多万条视频,并且已经开始建立在线档案(最终将存储在https://archive.org/)。

事实上,已经有人开发了脚本,创建了数百万个伪造的管理账户,用于通过众包方式下载Parler的用户数据。通过不间断地创建管理员账户的方式,攻击者创建了一个称为Warrior的Docker映像(基本上是虚拟机),任何人都可以下载,并且启动后能立即以协调一致的方式从Parlre收集数据。这有些类似当年网民广泛参与的SETI(搜索外星智能)计算力众包项目。

所有这些(Parler用户)数据、视频、图像、帖子、元数据(包括所有图像和视频的地理位置以及与发布账户的链接)(自周日午夜以来)已上传到各种云盘中存储,以便以后由执法机构(清算违法分子)、公众、开放源代码情报社区进行检索。

换而言之,Parler的所有用户隐私数据,包括已经被用户删除的数据,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人人皆可访问的“开源项目”。

安全人员指出,Parler的代码似乎有严重错误,在邮件服务失效的情况下居然会选择跳过密码重置邮件,这看上去更像是实验环境的临时代码。而且这一步是Parler第一次曝出数据泄露事件,去年11月420chan的开发者Aubrey Cottle就宣称曾从一台亚马逊服务器商获取了6.3GB的Parler用户数据。

截至发稿,存有Parler用户数据的服务器已经彻底关闭,但Parler用户数据大规模泄露事件目前还在持续发酵中,以下安全牛抛砖引玉,提出几个思考问题,欢迎读者在评论区留言点评:

  1. Parler事件的是否暴露了第三方web安全服务中一些此前并未被注意到的共性缺陷?
  2. 由于Parler在欧洲也有不少用户,此次泄露事件会遭受GDPR惩罚吗?
  3. FBI、DHS和FAA等美国政府机构能否将泄露数据作为清算和起诉暴力抗议活动分子的合法依据。
  4. 相当一部分Parler“认证用户”上传了驾驶证照片,如此敏感的个人信息被大规模“开源”,这种“群体黑客”行为是否受到美国隐私法律的惩罚?
  5. Parler用户已经“删除的”数据,在数据库却“健在”并可在特殊情况下被访问,这是云数据安全(服务水平协议)中一个格外值得重视与核实的问题。

关键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