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战斗民族 卡巴斯基的十个争议时刻
作者:星期三, 九月 2, 20150

卡巴斯基的反病毒软件被全球数百万人使用,但这家俄罗斯最著名的高科技企业存在争议的历史事件也非常多。

1. 2015年:前员工称卡巴斯基涉嫌不当竞争

640 (2)

两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雇员称,卡巴斯基实验室将Avast、AVG、微软公司无害的文件标为恶意后上传到VirusTotal网站,给竞争对手制造误报。尤金·卡巴斯基驳斥了这项质控,在博客中回嘴称“心怀不满的前雇员总是会说前东家的坏话”。

2. 2015年:卡巴斯基遭到民族国家攻击

640 (3)

 

在一次戏剧性的新闻发布会上,卡巴斯基发表了耸人听闻的质控:在一次针对性网络攻击中,某民族国家已经通过被称为Duqu 2.0的软件攻破了该公司防御。该故事最特别的地方在于,人们通常认为该软件的前身Duqu 1.0与美国和以色列有关,这让该指控更加具有争议性。

3. 2012年:卡巴斯基被指亲克林姆林宫

640.webp (166)

卡巴斯基不只位于俄罗斯,还亲克林姆林宫?记者诺亚·夏希特曼是这样认为的。他在《连线》杂志撰文称,大量西方国家的企业和消费者使用的卡巴斯基软件可能和普京政权联系过于紧密。尤金·卡巴斯基称,“这只能被归类为冷战妄想。真不可能是别的什么了。”

4. 2014:中国政府部门禁止使用卡巴斯基

640.webp (167)

 

2014年,《人民日报》宣布,禁止在中国的政府部门使用卡巴斯基和赛门铁克的软件。不管其动机在于反对卡巴斯基还是保护本国的软件公司,这在很多国家都是常见的行为,微软Windows 8也受到了相同的对待。

5. 2013:尤金 卡巴斯基放弃IPO计划

640.webp (168)

 

目前,科技企业流行IPO,但卡巴斯基离该潮流很远。据传拥有公司一半股份的尤金·卡巴斯基宣布停止拟进行的公开募股,还表示计划回购一年前出售给某风投公司的股份。这是估值的问题还是卡巴斯基已经收购了颐指气使的股东?

6. 2015:卡巴斯基回应“恐吓软件”指控

640.webp (169)

 

有指控称,卡巴斯基公司的软件依靠虚假信息恐吓消费者,逼他们购买昂贵的软件许可证,尤金·卡巴斯基绝不会接受这样的指控。尤金·卡巴斯基:“他们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我们狠踢了驴屁股。我最想说的是,别再来找麻烦:我们不是摇钱树!”。

7. 2012:尤金·卡巴斯基痛恨专利流氓

640

专利流氓对高科技公司而言是一个敏感话题,但尤金·卡巴斯基则更加直接,他认为专利流氓是纵火犯。卡巴斯基特别不喜欢这些家伙,和他们在法庭上大战三百回合就是明证。一次知名事件中,卡巴斯基在法庭上击败了美国公司IPAT,其它安全公司悄悄放弃,并支付了罚金。尤金·卡巴斯基:“他们不光勒索钱财,还妨碍技术进步!”

8. 2012:尤金·卡巴斯基的儿子在上班路上被绑架

640.webp (170)

尤金·卡巴斯基20岁的儿子伊凡在上班途中被绑架。绑匪要求交出300万欧元赎金。四天后,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特工在莫斯科郊外的一所房子里找到了这位年轻人。显然从未有人支付过赎金。

9. 2012年:卡巴斯基实验室对神秘的Duqu恶意软件发布研究报告

640 (4)

2011年,人们发现了Duqu木马,它是一个怪胎,卡巴斯基的研究人员认为它和早期的Stuxnet有所联系。制作者使用很难辨别的语言编写它,而且成功隐藏了攻击的来源。不寻常的是,卡巴斯基让该国家级恶意软件成为了一个关乎互联网未来的政治问题。

10. 2012-2014年:卡巴斯基实验室揭秘方程小组(Equation Group)、Regin、Darkhotel

640 (5)

卡巴斯基对方程小组使用的Flame恶意软件发布了研究报告。它是迄今为止最复杂的恶意软件,安全社区在震惊之中发现它简直属于未来。卡巴斯基后来又揭秘了几种类似的恶意软件,包括可能来源于英国的Regin,以及最近发现被用于监视公司高管的Darkhotel。

 

关键词:

申明:本文系厂商投稿收录,所涉观点不代表安全牛立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