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安全局是如何帮助美国赢得伊拉克战争的
作者:星期四, 十一月 13, 20140

04本文为美国《野兽日报》记者谢恩•哈里斯的新书《@战争:军事与互联网综合体的崛起》中的摘录,描述美国国安局与军队配合,从而永远的改变了伊拉克战场的局势。

以下是书中的摘录,由安全牛翻译整理,转载请注明:

鲍伯•史戴西欧从未想到过成为一名网络战士。高中毕业后,史戴西欧进入纽约州布法罗市的大学,并参加了后备军官训练队(ROTC)。他的专业是数学物理学,研究那些令人费解的量子物理和粒子不等式。

2004年,22岁的史戴西欧来到华盛顿的刘易斯堡军事基地。他的上级情报官员在仔细的阅读了这位少尉的简历之后,决定让他进入通信情报排。

通信情报排的任务是捕获和分析电子通信,属于情报机关的分支部门。国家安全局的情报官员看中的是史戴西欧的物理学背景,因为在通信情报组的工作中,包括大量的硬科学内容。比如,无线信号的采集、光纤传输和互联网数据包。

史 戴西欧被分到了史崔克装甲旅,一只机动部队,能够在几天内迅速部署并进入战斗状态。他的任务是通过跟踪通信信号找到战场上的敌人,通过窃听对方指挥官发出 的命令推断敌军的行动意图,以及后方传来的空中打击命令。史戴西欧在美国第二步兵师的第四旅,“奇袭者”。他与一些语言学家组成小队,因为他不懂阿拉伯 语。

2007年4月,史戴西欧作为新增美军的一部分到达伊拉克。当时伊拉克正处在风雨飘摇的内战中,邻国叙利亚和伊朗的战斗机盘旋在这个 国家的上空,反抗军和当时的恐怖主义组织基地组织(现在发展成伊斯兰国)对美军及联合部队和伊拉克政府发动着残酷的袭击,包括公路炸弹和迫击炮,意图破坏 这个刚刚成立起来的政府。

……

但史戴西欧拥有的武器是反抗军没有的,那就是存储电子通信数据的服务器和国安局监听点收集 来的信号。他每天的工作就是研究反抗军和他们网络式的组织模式,这与军事组织传统的垂直等级架构不同。史戴西欧认为,如果他能够监听到反抗军的通信,如电 话、短信和电子邮件等,他就能够理解对方的网络组织规模和架构。史戴西欧是经典美剧《火线》的粉丝,他尤其喜欢剧中的一个角色莱斯特,通过跟踪毒贩的电 话,破获了巴尔迪摩的毒品网络。他想在伊拉克做同样的事情。

被网友誉为“神剧”的《火线》

史戴西欧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的是,他的这种想法属于美国政府采用的情报战最高级别的行动计划。2007年春天,在乔治•布仕总统与高级国家安全官员的一次会议中,授权国家安全局开始窃听伊拉克反抗军的电话和计算机网络。

伊拉克的手机网络是一个埋藏着的信息金矿。萨达姆•侯赛因倒台之后,手机是第一批进入伊拉克的商业市场之一,无线电话的使用数量正在激增。国家安全局和基于美国的通信运营商达成协议,每年付给这些运营商“可观的”资金(按照一位运营商的前高管的说法),让情报机构可以访问这些国外通信网络上的数据。

史塔西欧是网络战争先锋部队的成员。在小布仕下令之后,由士兵和间谍组成的军事与情报混合的部队就开始了对伊拉克的日常打击。他们的行动中心位于巴格达北部 的一个空军基地的飞机场,曾经是伊拉克的战斗机停靠的地方,后来主要用来停靠无人机。无人机的操作人员与国安局的黑客、FBI的网络取证专家和特种部队 (军队里的精英突击队员)分成各个小组协同作战。黑客负责从敌军的电子设备窃取信息并传递给分析人员,分析人员把分析后的目标列表交给突击部队。突击部队 开始突袭行动后,无人机在空中监控,及时把情况或警告传给地面部队,有时无人机还负责发射导弹,直接杀死敌军。

突 袭完成后,特种部队将从现场或俘虏身上收集更多的情报,手机、笔记本电脑、U盘、通讯录,甚至是扔掉的纸条,上面可能写有人名、电话号码或是邮件地址。这 些信息带回基地交给数据分析人员后输入数据库,然后使用数据挖掘软件寻找反抗军人员人间的联系和下落。他们主要的注意力放在反抗军成员的资金渠道,包括伊 拉克境外的资金来源,如叙利亚、伊朗和沙特阿拉伯。

通过知晓敌人的思考和行动,恐怖分子的网络不再隐蔽无形,他们每天都能抓获10到20个敌人。

911 之前国家安全局就已经建立了监听通信网络的基础设施,911之后,又建立了新的通信监听点和采集点,通过互联网监视恐怖分子的电话、邮件和其他数据通信。 分析人员通过跟踪某个人的电话可以知道他在哪里接入的网络,然后把相关信息发给附近的地面部队,地面部队再根据信息拦截附近的无线信号有时不在附近,就通 过飞行器或是卫星捕获信号)。所有的数据都会迅速的集中来定位目标,可以精确到街道、建筑物,甚至是恐怖分子正在发送短信或打电话的公寓。

……

除了利用电子通信以定位反抗军或资助人以外,美国国安局还建立了一种新的情报战略方法,操纵恐怖分子使用的电话和计算机发送虚假内容。

他们先是发送短信给反抗军和埋藏公路炸弹的人,短信内容可能是在某处会面计划下一次攻击,或是“到这个地方进放炸弹”等类似的信息。当恐怖分子到达地点后,迎接他的可能是美军,或是几千英尺上空的无人机射来的一枚导弹。

美 军把基地组织内部的网站和服务器系统称为Obelisk(古埃及的一种纪念碑),恐怖分子在上面发布宣传视频、行动计划和发动圣战的命令,甚至一些行政资 料,包括开销费用的账户和个人备忘录。Obelisk是是反抗军的命令指挥中心,国安局的黑客渗透这个系统之后,在其中的圣战论坛上植入了恶意软件,诱使 论坛用户点击恶意软件的链接,最终把间谍软件安装到了他们的计算机上。

史戴西欧和他的队友使用通信情报定位反抗军的电话,消灭战场上的敌 人,并最终跟踪了整个网络上的恐怖分子。他们发现了一个负责制造恐怖分子使用的人体炸弹马甲的人,找到了他的工作间,踢开房间他们发现了一名妇女正在往衣 服里塞炸弹。她就是炸弹的制造者,正在准备实施一次人体炸弹事件。

他们还发现了一个几千枚EFP(爆炸成形弹)的隐匿地,这是在伊拉克发现的最大的EFP藏匿地,并逮捕了一个在伊拉克训练炸弹制造人员的外国人。

史 戴西欧只是一名低级军官,但是他的任务包括了解炸弹方位,炸弹的制造者,甚至是为制作炸弹提供资金的资助者。每次他的上级与阿拉伯酋长或地方领导人开会 时,他都必需向他的上司告知提供对方的政治背景,互相交织的复杂关系,有时还需要了解美国可以用来交换的资源,以更多的赢得伊拉克人思想上的认同。就他本 人而言,从未听说过像他这种低级别的军官,在战争中能够掌握如此之多的战术和战略信息,通常知道这些信息的人肩膀上至少有颗星。

他的战友有时给他开玩笑说:“鲍伯,今天你给总统做汇报了吗?”他认为这是一种赞扬。
……

当 行动小组加快脚步并开始收获成果时,国安局又招来了技术最高超的网络战士。这些人所在的机构称为“定制访问行动”,简称TAO。正如名字的含义一样,他们 为攻击目标设计出“量体裁衣”的工具和技术,入侵目标计算机。这些美国最隐秘和最杰出的黑客,只有二、三百人,而且大部分人都接受过数年的国安局设计的培 训,有时还需要在大学里学习情报机构布置的课程。

在一次成功的行动中,TAO的黑客盯上了伊拉克的伊斯兰国。该反抗军组织成立于2004 年,宣誓效忠基地组织。他们与美军作战,同时也杀害平民和开展恐怖活动。仅在2007年,这一基地组织的分支就杀害了2000名伊拉克人并控制了巴格达南 部的邻区多拉,他们试图在此地建立伊斯兰法和一个政权。当地的基督教徒被告知,要么交税要么皈依伊斯兰教,除引之外还必需放弃他的房子,基地组织的成员可 以帮他们搬家具。基督教徒没有办法,只好逃离这一地区。

TAO把注意力集中在基地组织的领导人身上,定位了他们在巴格达的行动,并从他们的个人账户中找到了一些电子邮件的草稿。他们通过这种邮件草稿的方式挑选伊斯兰战士,不发送邮件以避免被检测到。TAO已经盯了他们数年。

入侵基地组织高级管理人员的通信网络,有助于破坏恐怖组织对巴格达邻区的掌控,帮助美军抓获或杀死至少十名基地组织的高级成员。在一次8月中旬结束的戏称为“箭头撕裂者”的大型行动中,该地区大部分反抗军的行动被终止。11月,基地组织离开了多拉邻区。

情 报机构继续着他们的胜利。2008年上半年,基地组织共在伊拉克实施了28起爆炸和袭击事件,远低于2007年的300起类似事件。恐怖活动造成平民伤亡 的数字也在骤降,从2007年的1500人降到2008上半年的125人。一位前军事情报官员把针对基地组织高层人员发起的网络攻击称之为“斩蛇首”。

“我们的行动深入到恐怖分子和反抗军指挥和协调攻击的通信系统,这是任何一次成功行动的关键,”这位情报官员表示。

四 年的伊拉克战争,美国终于找到了一个真实有用的战略。正是这些信息战略的成功,最终允许美军撤离伊拉克。历史学家以及在伊拉克服役的军官和士兵将其归结为 三个主要因素:一是增援部队保卫了暴力冲突地区的安全,杀死或抓获反抗军,保护了平民的安全。城市的暴力事件减少,人们的安全感增加,并愿意帮助美军的占 领。二是反抗组织对基地组织的残暴行为和强加的宗教法规感到愤慨,加上美军愿意给以资助,转而反对恐怖分子,最终与美军站到了一起。这个名为“逊尼清醒” 的反抗组织名有8万名战士,他们的领导人公开谴责基地组织并认可美军为保护平民生命而做出的努力。

而第三点,可能也是最关键的因素,就是 国家安全局和斯塔西欧这样的战士所实施的一系列情报活动。前情报分析人员、军事官员和布什政府的高级官员均表示,是网络行动打开了一扇新的获取情报的大 门,并且整合到了地面的实际打击行动中。美国网络情报人员从计算机和电话中获取的敌军行动信息,为军事部队提供了清晰的路线图,甚至可以直接来到敌人的家 门口。这是人类至今为止设计出来的最尖端的全球跟踪系统,并有着致命的高效。

伊拉克联合作战部队的指挥官大卫•皮特瑞斯将军,把这种新型 的网络战争看作是“美军能够取得重大进展的首要原因”,“直接导致近4000名反抗军撤出战场。”伊拉克的战争局势终于向利于美国的局势扭转。这种之后又 用到了阿富汗战场上的情报活动,“通过在全面战场上识别和消除极端分子的威胁,挽救了美军和联军士兵们的生命。”

后来,国家安全局把这种在战争上研发出来的技术整合到了其他的情报活动中。比如追踪恐怖分子、网络间谍和全世界的黑客。这种在伊拉克战场上打造出来的情报机构和军方之间的合作机制,将永远地改变美国在今后战场上的作战方式。

---

要闻、干货、原创、专业

关注“信息安全知识”

我们是安全牛!

 

申明:本文系厂商投稿收录,所涉观点不代表安全牛立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