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猎杀了法国恐怖袭击事件的首脑
作者:星期三, 十一月 25, 20150

2015年11月18日,在巴黎附近的圣德尼(Sanit-Denis)执行任务时,法国警察站在Eglise Neuve教堂的大门口,封锁这个地区。这次任务中,他们正在抓捕周五晚上致命恐怖袭击事件中的逃犯。

640.webp (2)

 

涉嫌策划上周巴黎恐怖袭击的阿卜杜勒-哈米德·阿巴乌德(Abdelhamid Abaaoud)在法国特别行动队(RAID)的行动中身亡。

当一个参与巴黎枪击案的恐怖分子在演唱会场外的垃圾桶扔掉他的智能手机时,他并没有费心加密短信和存储的文件。为什么?有一颗炸弹绑在他的腰上,他知道自己即将死去。

但这台手机本身和另外一台手机上的窃听器成为了警方的线索,他们在周四宣布涉嫌组枪击案和其它一系列攻击的组织者阿卜杜勒-哈米德·阿巴乌德身亡。

检察官弗朗索瓦·莫林斯(François Molins)在周三晚间的新闻发布会上称,这部被丢弃的手机包含一条在当地时间下午9:42发送到某身份不明收件人的短信,当时正是在枪击案发生之前。短信内容显示“行动开始(On est parti on commence)”。

当地媒体援引警方消息来源称,手机上还包含一份音乐厅内部的详细地图。

攻击者发短信给出的时间窗口太小,法国特勤局没有来得及制止枪击事件。然而短信的确帮助警方快速找到了恐怖分子策划袭击使用的三处藏匿点。其中两个已经被抛弃,超过100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在星期三早上突袭了第三处藏匿点。

调查人员使用闭路电视录像、窃听、手机位置信息、搜查令、目击者和从现有情报中挖掘出的数据来鉴别并定位恐怖分子策划并执行攻击中使用的汽车、电话、武器、藏匿点。

如果不定期向网络上报所处位置,让手机知道向哪里引导来电和短信,它就无法正常使用,网络通常会将数据存储数周或数月,以备故障分析之用。在这个案例中,作为法律义务,保留的数据被用于警方调查。

莫林斯称,通过跟踪手机用于发送短信留下的定位报告将警方领到了阿尔福维尔,它地处巴黎郊区。在那里,他们发现房间在11月11日-17之间租给了名为阿卜杜勒-萨拉姆的租客。阿卜杜勒-萨拉姆存在参与此次袭击的嫌疑。

2015年11月19日,一个显示面板提示恐怖袭击时间受害者的联系方式。

640.webp (3)

尽管科技并没有帮警方找到其它藏身处,仍旧让他们得以确认从其它来源收到的两条线报。

其中一条线报指向了巴黎东北部的博比尼(Bobigny),但它只是一处空房子。

另一条线报称,被怀疑为攻击组织者的阿巴乌德正藏匿于圣德尼某公寓楼的顶部,而并不像之前推测的那样位于叙利亚。此地位于巴黎北部。

在周三早上法国顶尖特警队RAID进行血腥的爆破突入行动之前,莫林斯称,调查人员分析了电话和银行数据,以确认关于阿巴乌德的信息。

Swatting是一种通过拨打假报警电话,让特警队出动进行干预的行为,它在美国是一个严重的问题。由于法国警方近期也处于高度戒备状态, Swatting 攻击可能会让不受约束的警方行动造成严重破坏。

超过100名警察在行动开始前包围了圣德尼的一栋建筑,此时是当地时间凌晨4:20,他们试图炸开公寓大门,但没有成功,这让他们失去了出其不意的优势,公寓里的其中一个女性住户引爆了炸药自杀,另一位稍后被发现死在下一层,被掉下的公寓大梁穿透。

法国警方在2015年11月18日发布了这张圣德尼的地图,被圈出来的地区被认为是恐怖分子藏身地,并引来了之后的突袭行动。

640.webp (4)

当地媒体报道,警方连夜工作,并于周四上午确认死亡女性为哈斯娜·埃布拉森(Hasna Ait Boulahcen)。报告援引警方消息称,警方窃听到了她与阿巴乌德的交谈,并将警察引到了公寓。

不久之后,周四中午,消息传来:阿巴乌德也已经死于警方的突袭行动。莫林斯办公室的一份报告称,指纹辨认出了他的尸体。

是现代科技导致了法国头号全民公敌的死亡。

 

 

关键词:

申明:本文系厂商投稿收录,所涉观点不代表安全牛立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