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点”中的黑客与蠕虫
作者:星期六, 九月 22, 20180

“OpenWorm”项目的广告似乎能戳中蠕虫极客的所有萌点:

  • 模糊开源
  • 乐高般的模块化风格
  • 机器人
  • 有相关App
  • 为“真正的蠕虫极客”而生

OpenWorm项目试图数字化仿真地球上最简单生物秀丽线虫的思维。秀丽线虫是只有302个神经元和95个肌肉细胞的微小蠕虫。研究人员扫描并上传了秀丽线虫的神经图谱,可供人对之施以各种刺激并建模其反应。

奇点

OpenWorm项目不免令人想到未来学家 Ray Kurzweil 描述的奇点(Singularity)问题:人类意识与人工智能融合,或者被人工智能超越的时刻。奇点之后,历史将被定义为“奇点前”或“奇点后”,因为人类文明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到达奇点有两条可能通路。比较乐观的路径是,科学发展将能找出扫描人类大脑并上传到云端,同时保持其意识的方法。只要人类能摆脱皮囊的束缚,就能获得永生。OpenWorm项目就是朝着永生迈出的一小步。

能有个运动全能的机器人身体带着自己的人工智能思维到处跑,不啻为一件挺美的事儿。特斯拉的品牌顾问应该对此挺感兴趣,因为人们将会关注自己的机器人身体是什么型号的。

通往奇点的第二条路就比较黑暗了。不定哪天吃着早餐麦片看报的时候就会发现,谷歌天才创造了有自主意识的人工智能,而这个人工智能已经决定要消灭人类。

比较黑暗的情形中,相貌凶恶的男性机器人会接到猎杀加州山景城地下世界中残余人类的命令。这是一个我们都很熟悉的场景设想,即便发生了也不会令人太过震惊。大家耳熟能详的《终结者》系列科幻电影的背景设定就是这样。

不过,仔细想想,起点中黑客哪儿去了?嗯,这取决于人类到达奇点的方式。

奇点中的黑客

如果走的是相对“光明”的道路,也就是人类思维迁移到计算机里,黑客行径就会成为类似当今杀人罪一般的重罪,黑了某人的思维与谋杀或奴役无异。黑客也就等同于攻击人类思维的恶魔。

不妨想象一下:某天你和你闺蜜正顶着最新型机器人外壳在王府井大街上闲逛,忽然之间,闺蜜僵住,脸上满屏“你们的基地已被我们占领”。你惊呼:“天呐,你被黑了!”然后紧急召唤110网警。但你收到的唯一回复是,“我正在我们的基地里大开杀戒”。于是你懂了,自己也被黑了。

如果是“黑暗”道路,谷歌人类终结者公司的机器人就会用高级数据分析来找出残存的人类抵抗力量,在处决前先给他们放段儿广告。这种世界里,黑客行为就成了人类最大的希望,黑客则是人类的英雄。他们将是约翰·康纳(《终结者》主角)或摩西一样的自由斗士,黑色连帽衫将成为抵抗与自由的象征。黑客最终会渗透 G Suite,进行横向移动,然后摧毁其防御网。

很有趣,是吧?在通向奇点的道路上,黑客行为不是最恶劣的犯罪行径,就是人类的崇高事业。不管怎样,黑客的绝对价值都将是极大的。于是,还在为职业道路选择而苦恼?不妨考虑一下信息安全行业咯。

澳大利亚人工智能大会上对与会者做了个调查,问他们觉得奇点什么时候会到来。最近的猜测是2040年,也有人预测2020年就会到来。这可真是迫在眉睫了。芝加哥小熊队能时隔108年问鼎美国职棒大联盟世界大赛冠军,但德州游骑兵队恐怕就永远没机会赢下任何一场世界大赛了,因为,奇点时代,所有棒球比赛可能都是在硅基电脑里仿真模拟,而球队名称很可能是戴尔刀片机、英特尔内置( Intel Insides )之类的。

我们这代人很有可能活着见证奇点的到来,那么,养老保险到底要不要继续交呢?毕竟,奇点时代好像也用不着养老了呀。

相关阅读

小心AI成为2003年时的防火墙

 

分享:

相关文章

写一条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