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棱镜门的中国商机

作者:星期日, 十二月 8, 20130
分享:

A-protestor-wearing-a-Guy-Fawkes-mask-demonstrates-against-the-PRISM-program-on-June-29-2013-in-1

2013年即将收官,而棱镜门或者说NSA监控门对全球IT业的影响才刚刚开始。在向来重视个人隐私和商业数据安全的欧洲市场,棱镜门重创了美国本土云计算企业的海外业务,同时也催生了ProtonetPlug这样的欧洲本土云安全产品,捎带刺激了开源企业管理软件产品的发展,同时也为欧洲本土云计算市场的振兴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德国总理默克尔更是放出狠话:“牺牲时间也要培养出美国通讯和IT公司的本地替代者”; 在中国,棱镜门的商机一直是个复杂时政框架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话题,一方面我们的政府并未如欧美等国政府那般反应激烈,另一方面我国本土专业媒体不太忍 心让耕耘多年的跨国IT厂商难堪。但明眼人都知道,棱镜门的中国商机影响深远,绝不仅仅是信息安全上市公司股票拉几个涨停那么简单,棱镜门的商机,说白 了,就是美国IT企业的损失,根据美国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ITIF的第三方调查报告评估,仅仅就云计算服务而言,未来三年棱镜门将给美国云计算产业造成220-350亿美元损失。那么,这样一个数百亿美元的“商机”,在中国IT市场如何发酵和演绎?最近腾讯科技的一篇专题文章“美科技巨头在华被抵制真相:棱镜门后的风声效应”为我们管中窥豹提供了参考,转载如下:

既然找不出间谍是谁,那就把全部嫌疑人隔离起来——这是电影《风声》开头的剧情,也是棱镜门后美资科技企业在华的生存状态。在明确谁参与了棱镜门之前,这些公司都将难以参与中国诸多市场的争夺。

上周三,思科发布了2014财年第一财季报告,这一季度思科在中国区净利润下滑4.6%,订单数量同比下降了18%。思科CEO钱伯斯在财报会议承认,美国国安局监控活动影响了思科在中国的业务,并再次否认参与“棱镜”项目。

华尔街日报和路透社等多家海外媒体认为,包括思科、IBM和微软在内的美国科技公司正因中国政府的抵制而造成业绩下滑,但上述媒体却未能提供任何中国政府官方号召抵制相关企业的证据,只列举了一家中国财经杂志6月的封面报道,并强调该了杂志的国有属性。

但据腾讯科技了解,自斯诺登曝光美国政府利用美国科技企业获取其他国家情报后,尽管有关部门曾展开调研,却一直没有结论性文件下发,美资企业也未被禁止参与项目投标,只是美资产品中标次数寥寥。

流失订单的思科

据思科上周三发布的2014财年第一财季业绩(截至10月26日的3个月)显示,思科营收为121亿美元,同比增长1.8%,净利润20亿美元,同比下滑4.6%;且该公司预期第二季度销售额将同比下降8%至10%,这导致思科在周四股价重挫10%。

与上一季度相比,思科在新兴市场的销售额缩水了12%,这主要是由于这段期间思科在亚洲的销售额下降了3%,在中国区大幅缩减了6%。思科CEO钱伯斯在随后的财报会议上承认,美国国安的局监控活动影响了思科中国业务,并再次否认参与“棱镜”项目。

思科在华的真实情况怎样?思科在华最大的代理商——某港交所上市分销公司员工向腾讯科技透露,该公司的思科业务下滑严重,在部分区域甚至连续数月未能做成一单生意,负责思科的分部今年已经裁撤了近半员工。

该员工透露,思科在这种情况下曾经试图与政府关系较好的中国公司建立合资公司,但与几家公司洽谈后均无果而终,大多数中国公司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趟这趟浑水,这家2011年及2012年销售额还在中国区保持10%以上增速的公司,已暂时不被中国合作伙伴看好。

据悉,在今年7月进行的中国电信2013年第一批IP设备集采中,思科在其传统优势项目——高端核心路由器项目上,颗粒无收。

多家美科技公司卷入棱镜门

2013年6月,曾是CIA技术分析员,后供职于国防项目承包商Booz Allen Hamilton的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将美国国家安全局关于PRISM(棱镜)监听项目的秘密文档披露给了《卫报》和《华盛顿邮报》。

根据斯诺登所泄漏出来的41页安全演示文稿显示,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和联邦调查局 (FBI)一直从九家大型科技公司的内部服务器中收集数据,参与该计划的都是硅谷一线科技公司,其中包括微软、雅虎、谷歌、Facebook、美国在线、 Skype、YouTube以及苹果等公司。

随后,他再曝猛料称,美国对中国的监控“自2009年就开始了”,并且通过入侵网络主干(基本上都是诸如巨大的互联网路由器一类的设备)获取数十万台电脑的通信情况。尽管斯诺登并未直接指出思科,但外界均认为是思科参与了棱镜门项目。

据悉,在中国核心路由市场一直由思科和瞻博两家公司分食,在中国163、169骨干网上,思科设备几乎占到70%~80%的份额。同时如国际关口节点、超级核心节点、普通核心节点、汇聚节点的骨干路由器也多为思科产品。

谁在组织抵制美资科技公司?

华尔街日报、路透社等多家海外媒体认为,包括思科、IBM和微软在内的美国科技公司正因中国政府的抵制而造成业绩下滑,但海外媒体未能提供证据,只列举了一家中国财经杂志6月的封面报道,并强调该了杂志的国有属性,但事实上这家媒体并无代表国家意志的能力和传统。

据腾讯科技了解,自棱镜门曝光后,尽管包括工信部、公安部在内的多个部委都曾展开调研,却一直没有结论性文件下发。在多地政府、电信运营商和银行等单位的采购招标过程中,亦未禁止美资企业参与投标,只是美资产品中标次数寥寥。

一位负责政府采购事务的业内人士向腾讯科技透露,美科技公司在华的信任危机却因棱镜门而起,但从棱镜门事件曝光开始到现在,从来没有针对具体品牌进行封杀的红头文件下发。中国政府亦未曾组织过对思科等企业的抵制。

该业内人士透露,去年国家机关曾经明文要求封杀F5及安奈特等多个国外网络设备供应商,当时的封杀并未影响美国科技企业整体形象。但今年形势完全不同,既然棱镜门绝非虚构,又找不到具体参与公司,只能将美资科技企业整体从敏感项目上“隔绝”,变成实质上的“抵制”。

Via 腾讯科技

分享:

相关文章

写一条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