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教你逆向,但我不会教你入侵

作者:星期二, 七月 18, 20170
分享:

艾什坎·侯赛尼在11岁的时候就发起了他人生中第一次恶意软件攻击了。他在存放家庭照片的光盘上放上了恶意软件,把全家人电脑上的所有东西都删的一干二净。

作为惩罚,侯赛尼整个暑假都被禁止碰电脑。如今,已23岁的侯赛尼,是安全公司Endgame恶意软件研究员阿曼达·卢梭的研究实习生。卢梭从事网络安全工作已8年,主要研究恶意软件攻击技术。

卢梭从曾经跟侯赛尼一样的年轻人那里收到消息,这些年轻人都是聪明的孩子,可以操纵代码造成严重破坏。他们通过直接在推特上@malwareunicorn,或者其他聊天平台,从卢梭那里征求意见建议——关于怎么创建恶意软件和黑掉账户或计算机的意见。

她每次的回复都一样:“不要这样做”。

我可以教你逆向工程,但我不会教你怎么去黑别人。不是因为我不能,而是因为我不想。

逆向工程的概念,就是解析某个东西的代码和组件,比如恶意软件,来找出其运作机制。卢梭称,该领域其他专家常被年轻黑客问到类似的问题,其中一些比另一些在回答上更惬意些。

她与之交谈的年轻人,通常活跃于匿名聊天室之类有毒的网络环境中。出没在这些地方的人鼓吹为了金钱、娱乐或恶名而从事非法勾当。

但卢梭建议这些对黑客技术感兴趣的人,不妨考虑以信息安全为职业。信息安全是被预测将在未来五年迎来极度人才短缺的行业。

卢梭曾在美国国防部工作,她不希望看到孩子们因为愚蠢的错误而被捕。

“我知道这些后果会怎么毁掉一个人的生活。”

侯赛尼为取乐而在家庭电脑上传播恶意软件,但他很快就认识到了该行为的恶果。

“我从此后便不再犯了。亲戚们在电话里哭天喊地的。但我父母说,如果我有兴趣,可以给我买编程书。”

侯赛尼很幸运。但凡该恶意软件传播出了家族圈子,他就有可能像别的年轻黑客一样被起诉了。

今年早些时候,23岁的安德鲁·奥图·博格斯,就因针对美国官员发起黑客攻击,而被判入狱2年。作为某黑客团伙的一份子,他获取到了政府官员的在线账户和计算机系统访问权,骚扰受害者及其家人。

推特账号为one_researcher的匿名研究员,就是卢梭在社交网络上指导的年轻人之一。这位19岁的黑客,因对2家网站发起DDoS攻击而惹上了执法机构。

卢梭教他逆向工程恶意软件代码,并为他提供就业机会方面的建议。

卢梭认为,业内有个导师或成年人导员,是十分必要的。当然,他还要站在正义的一方。她鼓励对安全有兴趣的年轻人参加当地黑客聚会和技术活动,认识更多业内人士。推特是开始粉上业内大牛和抓住机会的好地方。

很多这种孩子都是野蛮生长,在网上找组织,隐身在其他匿名人士当中。但他们真的应该与业内其他人面对面交流一下。

安德鲁·莫里斯,安全公司 Animus, Inc. 共同创始人,同样强调有个导师的重要性。他在青少年时期通过黑客活动来逃避家庭生活中的个人问题。

“最初,我尝试在朋友的电脑上安后门,然后发展到高中的计算机或当地公司网站。”

莫里斯如今已24岁,最终对非法黑客行为有了道德上的思考。他成为了一名渗透测试员——一家“道德黑客”公司雇他测试自身系统的安全。莫里斯最近成立了自己的网络安全公司。

黑客技术无法帮助你摆脱不良人际关系或心灵情感方面的问题,但你可以用它来创造令人羡慕的事业。

相关阅读

全球七名顶级白帽黑客
听安全专家讲如何黑掉黑客的故事
美国十八九岁的新一代黑客原来是这个样子

 

分享:

相关文章

写一条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