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的前景与危害

作者:星期三, 六月 7, 20170
分享:

人工智能时代降临,可以预期,其应用与所引发的相关乱流,在不远的未来都将有所增加。麻省理工学院(MIT)斯隆CIO研讨会上,专家组成员齐聚一堂,研讨如何缓和AI所致的危害。

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母亲,千万别把孩子引向了卡车司机之类机器或机器人就能搞定的职业,你绝对不想看到自己的孩子加入失业大军。不远的将来,机器人从事的行当仍将继续扩大,某种程度上还是急速扩张,远远不止传统认知上工厂装配线这种没技术含量的工作。

不过,前景也不全是暗淡一片。人工智能(AI)、机器学习(ML)和自动化也能创造出更为有趣和具创造性的工种,远比工业时代的重复性工作有意思。

事实上,数年来,网络安全技术和网络安全职业所占比重越来越大。2015年,《财富》杂志主办的一个专题研讨会上,赛门铁克前CTO阿米特·米托(现为大数据与机器学习技术孵化器 KRNL Lab 经理),称AI是“这混乱中少数几个希望的灯塔”。这里的混乱指的是网络安全——一个他坚定认为是“基本上崩掉了”的领域。

5月24号,MIT斯隆CIO研讨会的AI专题讨论会上,众多专家呈现了AI技术的各种风险与前景。他们认为,AI最大的挑战,将是在最大化益处的同时,最小化其可能产生的危害。

安德鲁·麦卡菲,MIT首席研究科学家兼该校“数字经济项目(IDE)”联合主任,认为AI是对劳动力和人类工作方式数十上百年来最大型的撕裂与破坏。

麦卡菲援引了27号落幕的围棋人机大战例子。中国顶尖棋手柯洁0:3不敌谷歌AlphaGo,战后这位天才棋手表示:落败结果绝非意外,因为AlphaGo程序对围棋的理解对战局的判断都超出了人类的能力。

布林乔福森,MIT教授&IDE主任,与麦卡菲持相同观点。他认为,第二波机器浪潮,将是机器超出人类“教授”它们的范畴而自主学习。“这是影响经济和社会最重要的事件。”

不过,虽然AI已经在涉及“模式”的工作上胜过了人类,而且还越来越好;但在创造性、协作甚至对话之类领域上仍然远不及人类——“智能”机器依然依赖用于训练它们的数据集。这一点或许能稍微缓解一些人类的担忧与焦虑。

吸纳并分析大量数据集的能力,是AI在网络安全上超级高效的原因之一,可以令AI以远超人类的速度识别出异常情况。

但MIT媒体实验室主任,“AI应用”专题讨论主持人,乔伊·艾拓却认为,机器会变得比人类更聪明并终将统治世界的恐惧,被“它们很蠢,而且已经接管世界”的现实所中和了。

人所共知的是,AI如今正在产生,也将继续造成,对传统社会的巨大破坏。如果想要AI给社会带来巨大利益,而不仅仅产生几个巨富寡头,那必须是大规模采纳AI。研讨会上的部分专家对此持乐观态度,认为就像其他技术革命所呈现的,将会有现在连想都想象不出的新工种产生。

然而,加拿大机器人公司Clearpath共同创始人兼CTO瑞恩·加里耶皮,对此表示怀疑。“我的观点是,我们不会看到新工作的创建。只要我和其他人工作做得不错,你就不需要这么多人来保持世界运转。这里面需要一点社会考量。”

他预测将有数百万工作消失,而且随着这一趋势蔓延,就业再培训并不总是一个具备可操作性的选项。“卡车司机回不到学校,当自动驾驶汽车成为标准,这些工作中有90%都将在这一代消失。”

布林乔福森警告道,不仅仅是低技术含量到中级技术含量的工作受影响,其他很多行业都会受到波及。机器也可以理解MRI指标,读取其他医疗图像。经受20年训练的人类可能会发现自己的技术真是无关紧要。

Cognito Corporation 首席技术官阿里·阿塞拜亚尼指出,尽管当前技术革命可能产生很多新的工作,这些工作也将需要与之前的工作大为不同的技术。

在网络安全界,某些此类工作已经初现端倪。诸多事件记载和报道显示,机器人、计算机、工业设备频频被黑。自动驾驶汽车黑客事件最近几年更是热议话题。于是,这些机器、设备和车辆,还有依赖它们的个人用户和公司企业,都需要扩充安全力量来保护自身。

Earley Information Science 首席执行官赛斯·厄雷,倒是对未来工作的重培训充满信心——虽然也承认AI会造成巨大的破坏。“引发问题的东西也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因为有了机器人仿真模拟,培训也会得到改善。可以想象一下你能遇到的最好的老师,想象这些都被编成了程序。”

艾拓称,破坏性最低的场景,可能是将AI用作“增强”而非“自动化”劳动力。“补足并不意味着放弃当前机构,我可不认为让机器来做决策是最优选项。”

阿塞拜亚尼称,他的公司提供的服务之一就是“增强”——监听大型呼叫中心的员工,不仅仅用于评估衡量(客户服务),还用于实时提升。这不是替代人类,而是帮助人类更好地履职尽责,是个极大的增强。

至于那些失业人士,研讨会上围绕全民(无论工作与否)提供普适基本收入(UBI)进行了探讨。但麦卡菲坚持,“我们根本没到劳动力峰值”。布林乔福森也说,“人们想要工作,想参与到社区中来。”“我们不缺人类能做的工作,还有几十年呢。”

若说针对这一已经蓄势待发的技术革命有什么可以准备的,专家们说,这必须是对教育的重新思考。“孩子们应该相互交流,一起玩耍。目前他们是按第一次机器时代培训的,但这不适用于协作和创新。”

麦卡菲对此表示同意,“辍学企业家的数量很惊人。”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相关阅读

网络战:人工智能开启机器黑客新时代
人工智能如何辅助安全自动化、分析处理和响应

 

关键词:
分享:

相关文章

写一条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