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日来临 各位科技大腕探讨被攻击的可能性

作者:星期三, 十一月 2, 20160
分享:

想象一下选举日遭网络攻击只为了一个目的:破坏投票。听上去骇人听闻,但这就是推特上周末兴起的话题,而且很快卷进了多位硅谷大腕。

161031120257-internet-attack-election-day-780x439

亚当·迪·安格罗,Facebook前首席技术官,Quora创始人,万圣节前夕发推文称,“11月8日有很大可能性会发生重大网络攻击。很多组织都具备这种能力和动机。地图掉个线就能轻松毁了选举。”

换种说法:如果某组织能通过暴力攻击或安全漏洞让谷歌地图之类的服务宕机,没准儿一些选民就找不到自己的投票点了。毕竟,很多大型服务,比如推特、Netflix、Spotify等,10月份就遭到了长时间的网络攻击,中断服务数小时之久。

这种攻击对依赖手机且偏爱民主党的年轻人影响特别大,至少迪·安格罗是这么认为的。但很多推友都对迪·安格罗的言论不以为然,认为是“阴谋论”,且缺乏“证据”支持。但有一部分人似乎令人意外地认真以待,如科技圈。

达斯汀·莫斯科维兹,Facebook共同创始人,希拉里的亿万富翁支持者,在推特上回复迪·安格罗:“能对此做点什么呢?”红杉资本的麦克·维纳尔称之为“令人毛骨悚然的想法”。前推特高管伊莱德·吉尔建议,“如果主要互联网公司将地图做到产品中,或者有离线地图,会很不错。”

前谷歌工程师,Secret创始人大卫·碧托也加入了推特论战,说:“谷歌哪儿都有人议论选举日网络安全,但随着11月8日的临近,议论的声浪绝对更大了。”

碧托扔出了其他可能特别具有破坏性的重磅目标,包括谷歌搜索引擎(好吧,谷歌又躺枪),以及让百万人得以接入联网服务的电信供应商,比如AT&T、威瑞森。“大范围有组织攻击出现的几率很低,但是,鉴于本次选举利益各方前所未有的紧张局势,极小概率事件如果出现,我也不会太惊讶。”

安全专家基本都对世界末日场景不以为然,也就是技术高管们庸人自扰而已。安全软件厂商SentinelOne首席安全策略官耶利米·格罗斯曼说:“硅谷到处都是聪明人在想着‘如果我要破坏选举,我该怎么做?’”

实际上,这几乎不可能。要达成切断选民投票之旅的目的,所谓的“某组织”不仅仅要找到搞瘫谷歌地图的方法——这个本身就特别特别难了,还要同时搞定其他地图服务竞争对手,比如苹果或雅虎的地图服务。

“把这3个同时搞定?我可不觉得这是什么能办到的小事。”格罗斯曼说。而且,即便真跟汤帅似的完成了各种不可能任务,选民还可以直接打电话给当地选举委员会啊。

不过,选举日的网络注定不会平静。另一个更有可能的场景,安全专家和技术产业的一些人推测道,就是黑客们可能会瞄准更容易突破的目标,比如新闻网站和社交媒体大V账号,在当天关键时刻阻挠或歪曲信息流

大西洋理事会智库网络安全专家约书亚·廓曼说:“起不到什么阻止投票的实际效果,但可能会让人民觉得系统不受控。”前谷歌工程师碧托同意此观点,称“更小型的攻击尝试更有可能”。嗯,这次的论调依然比较谨慎。

人们能做的,就是为11月8日做好准备。在手机上设置好时间和提醒,截屏存下到达投票点的路线,在投票完成前都保持低调。

 

分享:

相关文章

写一条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