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汽车是如何成为武器的

作者:星期三, 十月 12, 20160
分享:

2016年9月14日,Uber为1000位匹兹堡的Uber客户提供了乘坐自动驾驶汽车的机会。谨慎起见,每辆自动驾驶汽车的前排都坐着一名安全驾驶员和车辆操作员。

self-driving

据估算,自动驾驶汽车可充当救生员的角色,大幅减少交通事故的发生。当今的交通事故,每年可夺去3万美国人的生命。但令人极为担忧的是,自动驾驶汽车同时也可被用作毁灭性武器。

可以想象一下敌对国家雇佣黑客控制路面上大量汽车的场景。这些黑客可以发出指令,让车辆突然加速,急速转向,发生侧翻,杀死许多乘客,并让路面被报废车辆堵得水泄不通。或者,独狼型恐怖分子也可以在车上装载爆炸物,然后编程控制车辆驶向目标建筑或公共场所。

美国兰德智库军队与后勤项目副主管伊萨克·波奇认为:“民族国家会在执行可能被解释为战争行为的行动前仔细斟酌,这有助于维持我们的安全。但以上场景并非不可能发生。”

汽车行业和政府监管者都预见到了汽车能自动驾驶、相互沟通或与交通信号和其他基础设施通信的未来。他们希望,这种系统能够清除绝大多数事故背后的人为失误,缓解拥挤城市中的堵塞状况。但这同样的技术,也能够让本就有漏洞的汽车更加容易被黑。而且,它们现下就已经比大多数司机意识到的要脆弱了。

还记得2015年那次声名狼藉的黑客实验吗?吉普切诺基的测试驾驶员正在圣路易斯高速公路上疾驰时,黑客通过互联网劫持了车辆的远程控制,并切断了其信号传输。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不得不为140万辆汽车打上软件补丁。

越多小物件,越多小装置,越多电子控制,车就越容易被黑。最安全的汽车,没准儿是1972年的大众。

汽车制造商明白潜在的风险。他们已经在招募网络安全专家来保护现有车辆,以及即将到来的联网自治车辆。

莱克斯·克赛马克思,沃尔沃汽车北美CEO,表示:“我们极其慎重地对待这个问题。我们用大型防火墙,非常严格的防火墙,来确保没人能操控安全气囊或夺取车辆控制权。当然,对整个汽车行业而言,这都是个高度关注的问题。”

美国运输部上个月发布了自治车辆开发指南,将确保网络安全,写进了汽车制造商应采用的安全评估15条中。然而,批评家指出,该指南是志愿的,而不是硬性规定,也没有明确规定哪个级别的网络安全水平是可接受的。

非营利性消费者保护组织 Consumer Watchdog 人员约翰·辛普森说:“问题在于,他们没有设立标准,他们只是说,‘行了,你只需要解释清楚你将怎么处理这些问题就够了。’”

隶属运输部的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在2012年也成立了一个研究部门,专精于车载电子系统的安全和网络安全。FBI也认识到了自动驾驶车辆可能会带来的风险。其战略问题小组2014年的一份报告就警告道,虽然自治车辆可能会在很多情形下对执法部门有所帮助,该技术也会打开将车辆转变为潜在致命武器的多种方式。

太多问题都取决于未来车辆间相互通信和协调的方式。

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一直在研究是否在所有轻型车辆上要求短程车对车(V2V)通信设备。这样上路车辆就能总是感受到彼此,获取相互位置和速度信息。

该设备可能会为黑客提供侵入通道。但如果汽车还接入了某种中央交通管理系统,风险甚至会被放大。与周围车辆进行协调的千万辆自治汽车,对黑客而言,是比单一系统更难的目标。杜克大学人类与自治实验室主任玛丽·卡敏斯如此认为。

她说:“军方会告诉你,最糟糕的策略就是用单一的中央控制系统,这会带来单点故障。”

但是,甚至已经嵌入很多车辆中的GPS系统也可能被欺骗定位到错误的地方。这可能会是自动驾驶车辆的主要问题。

现实就是,这些系统难以想象的脆弱。因此,我们应该做的,就是确保车辆能在离开GPS之类的系统时能够做出自己的决策。想要真正自治,就得像人类驾驶员一样有自行决策的能力。

谷歌和特斯拉,就在开发使用精密三维地图,但也能自行响应路面情况的自治驾驶系统。

兰德公司不确定条件决策中心主任尼迪·卡拉说:“自治车辆的好处,远远超过被人恶意利用的风险。这其实就是个重新思考该怎样设计自治车辆,让网络安全浇筑到车辆内部,而不是跟马后炮一样浮于表面的事。”

然而,确保网络安全,并不能完全去除自治车辆可能会被武器化的危险。

独狼恐怖分子在可编程车辆中放置爆炸物会是个什么场景?国家公路运输安全局4月的一次听证会上,一名发言者就敦促政府要求自治车辆的传感器在必要的时候能够嗅出危险物品并停止汽车。

听证会上, Orbit City Lab 总裁詹姆斯·奈尔斯说:“有了最安全的车辆、最高的网络安全、最紧的隐私数据控制,坏人仍有可能往车上装载爆炸物,输入坐标,关上门,然后让车驶往标定地点。”

相关阅读

为什么说车联网安全将成为热门产业
汽车安全形势严峻 大众成立网络安全公司

 

分享:

相关文章

写一条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