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专家众议:搞瘫互联网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作者:星期六, 十月 8, 20160
分享:

6

今年夏天,疑似俄罗斯主导的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黑客事件,引发了政治风暴,但却没有引发哪怕丝毫的美国经济涟漪。不过,可以想象一下,要是网络攻击者让整个互联网宕机,哪怕只是暂时的,会引发多大的经济地震?

密码学大师,互联网安全权威,Resilient Systems 首席技术官,著名博主布鲁斯·施奈尔,在近期博文《有人在探索怎样致瘫互联网》中表示,他从多种渠道获悉,有人正对互联网赖以为生的主要基础设施提供商进行防御探测。

qq%e5%9b%be%e7%89%8720161008135643布鲁斯·施奈尔

不过,据他的同行安全专家所言,互联网真的被搞瘫的机会并不大。而且即便发生这种事情,也不会造成灾难性伤害。施奈尔博文下的数条评论想知道,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搞瘫整个互联网,因为真瘫了的话,他们自己也用不了了啊!

但不管怎样,此事已经引发了激烈讨论。

施奈尔称,这些探测主要通过精心策划的分布式拒绝服务(DDoS)攻击实施,能用大量数据淹没网站,使其不能响应合法流量。DDoS攻击不是什么新鲜事物,激进活动家和网络犯罪者总爱用它。这次的攻击之所以引人瞩目,是因为它们的背景和声势。

施奈尔与运营互联网主管网基础设施的业界巨头高管交流过,他们的看法基本一致。这些攻击明显比以前的规模大,持续更久,更为复杂高端,看起来像是在探测。

施奈尔在博文和之后的访谈中都表示,因为它们随时间增大攻击规模,直到防御系统崩溃点的“风格”,这波DDoS攻击带有探测属性。这些攻击还利用了多种攻击方法,迫使企业尽可能的使用所有防御措施。

这就是冷战时期美国高空飞机飞越苏联境内,迫使苏联开启防空系统以标绘布防图的现代数字版。但施奈尔认为,攻击者并非恶意攻击,只是意在探测。这些攻击很可能来自民族国家,虽然博文评论留言中有人认为,是NSA在对互联网在做“压力测试”,但施奈尔对此种看法表示置疑:

“我觉得是中国。大部分攻击都可以隐藏源头,但DDoS的来源要隐藏就困难得多了。而且这看起来不像是NSA的风格。

丹·卡敏斯基,White Ops 安全研究员兼首席科学家,同意施奈尔的看法。“我不觉得是NSA,因为他们不需要这么做啊。”

4丹·卡敏斯基

施奈尔还提到了Verisign近期发布的季度报告。这家顶级互联网域名注册商报告说,DDoS攻击数量年增长率75%,平均攻击峰值 17.37 Gbps,增加了214%。

这与安全博主布莱恩·克雷布斯的网站遭到的 620 Gbps 的DDoS攻击相比显得黯然失色,且缺乏施奈尔从业内巨头高管处所得信息的详细性,但施奈尔认为,“趋势是一致的。”

自博文发布后,施奈尔又收到了3家主干网支持企业的消息,均表示所见略同。那么,应该把这种现象视作网络冷战活动?还是潜在的灾难性威胁?

大多数专家都认为需要予以关注,但更多地看成是一种战术动作,而不是互联网完整性危险的急速增加。Cybereason首席产品官山姆·库里认为,需要更多的数据点才可以支撑风险增加的假说,但需要注意确信偏差的发展。

2山姆·库里

不过有一点毋庸置疑,大规模DDoS攻击可以暂时致瘫部分乃至全部互联网。

卡敏斯基称施奈尔为“高可信源”,并表示,某些黑客实际上真能搞瘫互联网,因为网络攻击造成的伤害越来越大,而攻击者所冒的风险却在持续缩减。这一点,在民族国家身上体现得尤其明显。或许他们的军队实力不够,但他们的黑客可不是。

网络战变得像是真实战争,只除了你可以发动并打赢它——在不费一枪一弹就赚取政治让步的意义上。而且,这种战争,投资微乎其微,不用坦克,不用燃油,只需要有人才、时间、食物和互联网接入。

因为太多物联网(IoT)设备可被轻易入侵来用作僵尸网络的一部分,发动更大规模的DDoS攻击也变得越来越容易了。惨遭DDoS攻击的安全博主克雷布斯就指出,这些IoT设备用的口令,要么是弱口令,要么是硬编码的。大多数此类设备都可在零售商货架上以低于100美元的价格买到,至于路由器,ISP就直接发货给客户了。

保罗·维克谢,Farsight Security 首席执行官,互联网系统协会(ISC)前主席兼创始人,认为互联网很脆弱,但一直都是这么脆弱。“威胁一直都在,互联网就是实验室里一帮相互信任的知识分子建起来的,哪里有什么针对自身用户的防御措施。”

5保罗·维克谢

不过,他觉得施奈尔有必要对“搞瘫互联网”的具体含义说得更为准确些。他问道:“谁搞瘫的?瘫痪多久?”互联网永久宕机是不可能的,因为建起并发展之的那些行为,终将再建起类似旧版运作机制的新基础设施。

加里·麦格劳,Cigital首席技术官,看法基本一致。

“互联网被设计成能挺过核战。互联网的设立就是为了保证网络一直存活,即便其中几个部分被弄瘫。甚至“巨大的服务器”宕机,也可以立即被替换。

3加里·麦格劳

施奈尔也同意:“我不相信互联网会整个宕机,基本确实掉线了,也只会是暂时的。DDoS攻击自身就需要互联网的支持,最终还是要咬到自己的尾巴。”

但是,即便是暂时的宕机,也会导致严重破坏。维克谢说:“一场思维实验中,我们几个聚到一起,头脑风暴了好几种让互联网在G20峰会期间宕机72小时的方法。”

此类攻击,若发生在2001年9月10号到12号期间,将会极大放大911恐怖袭击的惊恐和混乱。破坏的可能性是非常真实的。如果你有关键系统,最好加以关注。远程手术时互联网突然宕机,胸腔里插着一把手术刀的滋味估计没人想尝试。不过,飞机坠落之类的恐怖故事还是不太可能发生的,略带荒谬。

有些评论认为,DDoS攻击不是真正的攻击,可能只是数字版的掩护火力,确保黑客能够秘密侵入系统进行高级持续性威胁(APT)一类的行动。施奈尔回应:“我想过这种情况。但我没写出来,因为这推测成分太多了。”

该如何应对的问题,甚至引发了更为纷扰的回复。施奈尔就表示,自己不知道该做什么,但呼吁对DDoS攻击制定“国家战略”,因为大多针对的是关键基础设施。问题在于,当这些关键基础设施在私人手里时,我们该做什么。目前好像没有什么好的处理方式。

卡敏斯基则认为,需要有个国家网络卫生研究院,投入更多的资源、人才、机构,针对攻击者构筑体制上的防火墙。

伊斯雷尔·巴拉克,Cybereason首席信息安全官,称这会对国会和奥巴马政府所谓的《网络信息共享法案》提出更高要求,然而该法案至今仍未实施。

7伊斯雷尔·巴拉克

快速检测和响应,需要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SP)、计算机应急响应小组(CERT)、司法部门和政府机构间紧密协作、集成和信息共享,还需要合法监听范围相关的政府规章和隐私法规的支持。但是在现在,这一切还都太远。

 

分享:

相关文章

写一条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