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前间谍讲述真实的国家黑客故事

作者:星期六, 九月 10, 20160
分享:

2009年黑了加拿大人(和伊朗人)的,是法国人哦

伯纳德·巴比尔,前法国信号情报部门主管,今年夏天,在他的母校巴黎中央理工——高等电力学院(CentraleSupélec),与学生们在讨论会上分享了一些他的经历。

bernard_barbier-100681751-large

比如说,他曾抓到过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潜入法国总统居所爱丽舍宫的电脑,并立马告知华盛顿“你们露馅儿了”。以及,当加拿大人、伊朗人、西班牙人、阿尔及利亚人等等声称自己被法国人黑了时,他们的声明都是正确的——尽管法国政府断然否认了这些事儿。

他在母校学生会成员面前的这些自白,其听众数量似乎略超出了他的预想。

6月2号的讨论会是有录像的,摄像机就摆在第一排,因此,他肯定知情。不过,视频被上传到YouTube大概就有点超出他的预计了。6月底刚传上网的时候,基本上没什么人关注到,直到9月初,法国《世界报》一名记者剪辑发布了大部分视频出去。几乎是立即地,原始视频被下线了。另一个音频修改版被放了上去,据称是为了提升音频质量。

巴比尔的说漏嘴不能被称为真正意义上的独家新闻,因为加拿大人和爱丽舍宫被黑案已经人尽皆知了。只不过,从没有被官方证实过而已。

巴比尔自2006年起便是法国对外安全总局(DGSE)信号情报部门的主管,一直做到2013年卸任加入凯捷咨询公司( Sogeti )。任职情报主管期间,他负责将DGSE的间谍活动转型成大众监控的工具。而在这之前,他还在法国原子能和替代能源委员会(CEA)和DGSE其他位置上任过职。

学生们特别向他咨询了两起事件。

第一起事关2012法国总统大选准备阶段,当时DGSE在总统官邸爱丽舍宫的电脑上发现了恶意软件。2年前,同款恶意软件曾在对欧盟委员会的攻击中使用过。

到了2012年,DGSE有了自己的方法可以识别新攻击的源头。巴比尔称,只有可能是美国,而且藉由爱德华·斯诺登的揭秘,他们使用的是被称为“量子插入”的技术。随后一年,新任法国总统便派遣他到华盛顿,向NSA局长基斯·亚历山大抱怨此事。

“我们确定此事是美国所为。亚历山大很不高兴。最后,他说,‘巴比尔,干得不错。。。你们法国人很在行。’意味着他原以为我们抓不到他们。”巴比尔对学生们这么说。

当年晚些时候,巴比尔听闻《世界报》获悉了一份NSA关于他为那次会晤做了准备的简报,并打算公之于众。巴比尔请在巴黎的NSA联系人给他一份副本,但收到回复说,“不行,这是绝密,只有奥巴马总统有权解除密级。”他就说:“别废话了,600万法国人都快看到了,我不行?”最终,他还是在《世界报》披露前一天拿到了那份文件。

另一起2013年的事件还是跟《世界报》有关,是关于对伊朗核设施的网络攻击的,那次攻击同时也针对了加拿大、西班牙、希腊、挪威、阿尔及利亚和科特迪瓦的电脑。斯诺登泄露的一份报告中,加拿大官方称他们非常确定攻击是由法国情报机构发起的。但法国政府否认有任何牵扯。

不过,在巴比尔的母校讨论会上,他说,加拿大人逆向工程恶意软件的时候,就发现其作者将该恶意软件取名“巴巴(Babar)”,并签名“Titi”,这两个线索就让加拿大人认为是这名恶意软件作者是个法国人。

巴比尔亲口确认:“这人确实是法国人”。不过,没有承认这名程序员是为哪个机构干活的。此后安全研究人员发现,巴巴与其他恶意软件家族相关联,比如Bunny、Casper、Dino、NBot和Tafacalou。

斯诺登揭露或提示了如此之多的事件,不可避免地,一名学生向巴比尔提出疑问:是否认为这位前NSA承包商变成了告密者呢?

巴比尔回应:“斯诺登完全背叛了他的国家。但随着他曝光盟国相互监视,以及美国对思科等联网设备的黑客行为,斯诺登总体上是帮了我们的。”

 

分享:

相关文章

写一条评论

 

 

0条评论